Dia鱼

野良神,建御雷x黄云。=微博:不暝Uuk

《猿梦》序章(主建御雷,原作背景,文风略诡异)


夜幕把世界重重压下,树上鸟类的叫声越来越小,变得像是病发般断断续续。黑暗的世界似乎不存在任何美好的事物,人们由于害怕或厌恶选择匆匆入眠,而此时寂寞的世界报复似的把依旧在徘徊的人们紧紧拽住,热情地不顾一切地诉说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故事。

雾气腾腾的浴室里弥漫着清香使人昏昏欲睡,趴在浴缸里的人甩了甩头令自己保持最低限度的清醒,他隐约听到了门铃的响声,只有一下,那大概是幻听吧。然后过了一会儿,楼上的人小跑着下楼,然后是门拉动的声音,他逐渐没了困意,对屋外的来客产生了兴趣。
‘这时候打扰实在很……但……我会尽快说明……所以请他……’
那声音有些许熟悉,他在脑内搜索、描绘,关上浴室的门后一步步地走向声音的主人。
“有件事或许我必须拜托你们了,假如是你们的话一定可以……”
“原来是你,真是稀奇啊。不过大半夜的来敲别人家的门未免太失礼了,有什么事明天请早…不,还是晚些吧,我想睡懒觉的说,哈啊~” 他打了个哈欠,挥挥手想要送走来人。
此时站在他身旁的少年叹了口气说道:“确实,今天我和夜斗都太累了,如果还站在这里的话他可能就要倒下了。”
“噫!还不是都怪你都怪你!一天接那么多委托了,还要杀那么多妖怪,是不是人啦你!”夜斗怒道。
“……因为最近你有点得意忘形了才不得不对你更严厉一些!既然你还这么精力充沛的样子那就干脆别睡了吧,”雪音再次看向门外的人,“你的委托先说来听听吧,不过由于现在并非工作时间,我们有权利根据自身疲劳程度和委托难度加价。”
夜幕下,那人脸上的表情是之前司空见惯的平淡如水,可他们还是看出来了,即使再怎么隐藏也可意会的,走投无路的焦急和疲惫,以及一种说不出的坚定。在这种时候,平常并没有太多交集的人突然来找他们,使他们不得不产生某种预感。
“雪音,加价可以但是别太多哦,不然会没生意。”夜斗小声地对雪音说。
“知道啦,干嘛还要在意这个。”

“非常感谢,”那人深深地鞠了一躬,“这是关于我家主人的事,还请对它保守……”
================================
建御雷醒来时不由自主地痛呼了一声,他瞪圆了眼左手紧抓住胸口,体内的器官不停地叫嚣着,像是要冲破他的身体,他死掐着自己的躯体,想让它们停下来。
他喘着粗气慢慢放松了肌肉,他很少作梦,更别说是比现实更真实的梦,被那样的痛苦纠缠着即使是死去也不足为奇,幸好那只是个梦……
痛感逐渐散去,建御雷茫然地盯着天花板上雕刻的纹路发现自己不想再睡去。外面的月亮苍白得虚浮不实像是纸上的胡粉。这不是个好夜晚,可能吧,他没怎么看过熟睡死寂的世界。
虽然是不习惯的时间,却是个极好的机会。
几秒内便远远抛去刚刚的惶恐,建御雷用手胡乱理了理披肩的头发,简单系了衣裳,拿起搁在一旁的折扇。上一次练习是什么时候了,过了那么久会不会召唤不出来了,这次一定要更加熟练……
脚步尽可能轻地离开了屋子,向着屋后跑去,那里是宅邸的角落也是最宽最自由地方,只要走过石桥,就能看到和他一般高的香蒲丛生,那儿有一片空地,他可以举着扇子起舞往四周撒下点点金星,和草丛中的萤火虫一同小心翼翼地发着光。
“啊”
像是调皮的孩子注定抓不住任何东西一般,小折扇忽然从他手里滑走,扑通一声掉进了小溪流。一刻也不会停歇流动的水牵着小折扇离他越来越远,他站在桥上呆了呆,然后双腿违背了自身的意愿向着扇子漂浮的方向追了过去。
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东西罢了,建御雷无法理解此时自己的行为,他仿佛中了什么魔怔,在直觉眼前并不是自己熟知的景色后也没有停下来,流水的速度变快了挑逗般地让他也加快追逐的步伐。他追着流水跑了好一会儿,从后院的石桥一直到陌生的黑色丛林,本以为会没有终点……可他确确实实到达了,然而本来浮在水上的东西却不知所踪。
蹲下让跑累的双腿放松,他抬头环顾周围,很陌生,很黑,月光很稀少。在他的记忆中,这应该不属于“家”的范围了,他很少离开那个地方,以为外面会更有趣些,但现在看来似乎也差不多,一样的无聊一样让人提不起劲。
“你好。那个,嗯…你在干什么呀?”
异常突兀的童声,甜腻的,和着风吹树叶的声音显得诡异空灵。建御雷眨眨眼看着眼前的“少女”。
“你是附近人家的孩子吗?已经是晚上了哦你怎么没有在睡觉呢?”
“她”看上去有种说不出的古怪。建御雷站起身子,确认“她”是否有害处。
“……”
“干嘛不回答人家的问题,算了,你叫什么名字,这个总可以告诉我了吧!”
“……タケミカヅチ”
“嗯?你说你叫タケ什么的……竹笋,竹子?叫竹子吗,好奇怪的名字啊哈蛤哈。我叫萤,萤火虫的萤哦,在树林的另一边还有我的朋友们,我们每晚都会在这里玩找‘宝物’的游戏,如果你愿意的话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呢?”
“不要。”
“欸~~可是这边也没什么好玩的啊。而且,那边或许有你想要的东西哦。”
“那就一会儿吧,我现在也不想回去。”多多少少有点好奇外面的世界。
“太好了,留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会很担心的。”
冰冷的月光洒在他们的脚下,枝叶随风摆动,黑色的影子印在建御雷看不出任何表情的脸上,“她”的样子更是融入了这些影子里,然而像是本能般的,在黑暗中他唯一能清楚看到的是眼前人和服上的一大片血迹。建御雷茫然地盯着那块血迹,想要记起什么。

“跟我过来吧,别害怕,大家都是和你一样的孩子哦……”



(我一定是中了小武的毒,说好的阿武结果全是小武。话说都应该能猜到开头来找夜斗雪音的是谁了吧(*/ω\*))

评论(4)
热度(7)

© Dia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