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鱼

野良神,建御雷x黄云。=微博:不暝Uuk

《猿梦 灵宴》(主建御雷,原作背景,文风略诡异)


“萤那家伙,到底去哪里了!”
“不如我们不等她了,肚子好饿,我们先开始吧好不好”
“不可以,谷郎哥哥说一定要大家都到齐了才可以开始,可是一想到之前的孩子都不见了,该不会连萤也……”
“一周前是小枭,四天前是辉男君,三天前是玉乃酱,昨天是……唔,想不起来了。他们是回家了吗?为什么不来和我们说一声呢?好寂寞啊……”
“大家——————”
随着一阵拨动灌木丛的声音,萤从黑暗中出现,一边挥手一边朝着正在聊天的三个孩子走去,三人听到熟悉的喊声纷纷喜出望外。
“笨蛋萤,你去哪儿了我们很担心你的说……”
“对不起对不起,我是去找同伴了。锵锵~就是他哦。”
萤转身指向面无表情建御雷。
“他叫竹子,刚才在那边发现的,我看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发呆,所以就把他带过来。这样就凑齐五个人了~”
“……”
建御雷缓步跟在“她”身后,他走近他们,红色的眸子草草扫过这些孩子,他借着微弱的月光发现了一些异常,他们的身体有的地方残缺不全甚至腐朽不堪,骨头是骨头,肉是肉,它们分离开来,有些是骨头上挂着腐烂的皮,有些是发黑的烂肉露出了骨头,血迹斑斑,不堪入目。而他们似乎没有任何感觉。
“……你怎么不说话啊,家里人没教过初次见面要礼貌地打招呼吗?”
“诚太算了算了。这孩子估计脑子不好,不怎么会说话。啊,话说谷郎哥哥呢”
“不知道呢,或许他等会儿就会出现了。天很快要亮了,我们要赶紧找到‘宝物’才行……”
建御雷感到一阵不适,并非因为眼前这些古怪的人类,对于他们他并不觉得有反感的地方,他们存在于此只是有什么意义在其中罢了。从刚才见到少女起,他的内心便产生未曾有过的疑惑,这才是令他不适的源头,那些疑惑无缘由地令他焦躁不安,他迫切想要知道什么,却又无法得愿所偿。
“那个那个……现在开始找‘宝物’吧,至于是什么宝物其实我们也不清楚,所以要等谷郎哥哥来这边,我们就只需要去找就行了。”萤留意到他的脸色变化,慌张地领着他走向另一边的黑暗。
建御雷没有出声反驳,和萤一起消失在灌木丛后面。

[好香…好香啊……在哪里……在哪里……我一定要找到你…吃…吃掉你…嘻嘻嘻…]

“竹子,不在家的话亲人不会担心你吗?而且你看上去像是谁家的少爷,和我们一起似乎不太好,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去那边吧,诚太他们要是问起我就说你突然不见了”
萤捡起一根干柴,往前面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杂草丛拨弄,不知名的虫子争相顺着干柴爬了上来。
“…你该不会是忘了自己家在哪吧,毕竟你看起来脑子不好使。”
萤摊着双臂叹了口气,干柴上的虫子随着动作甩落在四周。
“你说的那些,我并没有,也不存在你所说的担心……”
建御雷开口道,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人。
“没有?”
“没有。”神当然没有父母,而且那个宅邸不过是存放他的地方而已。
他记起来了,眼前这个人和那些家伙一样,本质上都是死去的人类,只是她似乎有些不一样。
“那个……”萤的神色变得复杂,抿了抿嘴唇,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她从那个杂草丛里翻出一个个肮脏不已,甚至还有虫子在上面爬的东西。抖落了那些脏物,上面隐约出现了一些文字,原来那是木板,不大不小,边缘参差不齐,板面刻着歪歪扭扭的字,都是很短小的像是人名。静琉,一贺,辉男,玉乃,诚太…萤?建御雷看到最后一个字时抬头看向了她。
少女颤抖的嘴唇发出细细的哽咽,“是的,这些像是墓牌一样的东西上面刻着的就是我们的名字……”
灵,死灵。但她还记得生前的名字。
“很久以前我们就在这里了,然而路过这里的人都看不见我们,直到谷郎哥哥的到来,是他让我们不再哭泣,还不厌其烦地陪我们玩耍。可是丑陋不堪的、留着血的、没有家的我们,都使我不得不怀疑……”
云雾散了开来,月光照在那堆草丛,里面是无数的小小细细的骨骸。
“所以每当有人能看到我,我都会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可是他们都不见了,谷郎哥哥说他们回家了,可是真的是那样吗……”她不再出声,盯着那些尸骨任由泪水布满她的脸颊。
“我知道可以救你们的办法,但是已经太迟了,而且我不可以私自处理没有经过他们同意的事。”那些家伙肯定还有其他办法,如果他们在的话。
【您在决定任何一件事之前都请先告诉我们一声,这是我们职责】
建御雷暗自咬着下唇,一旦离开他们就什么都做不了,永远只能这样了吗……
“为什么,真的不可以救救我们吗!这个森林我已经待够了,我想回家,想和森林外的人说话,想去找亲人,想吃好吃的东西,还有好多好多事我想知道……可是真的不可能了吗?”忽然她的声音变得浑浊嘶哑,黑雾缠上她的躯体生长出眼睛般的花朵和果实,积怨许久的爆发只许短短几秒,她与令人畏惧的妖物融为一体,怨恨染心,泪血混杂。不知所措的建御雷下意识后腿一步。
少女的异变还在持续,甚至向建御雷发起攻击。直到树林深处一声传出惨叫,她在一瞬间清醒,身上缠绕的妖物渐渐缩了回去。
“那是,那些孩子的声音,发生了什么!”她朝着传出叫声的方向冲去,消失在建御雷眼前。

【今天就先学到这里吧,如果您有其他疑问我可以随时为您解答】
远去的思绪被拉回,男子收拾着文案,注意到他的视线后唯余一笑。
【您今天又在发呆了,果然我的课听不下去吗,不如改天我去请求関云阁下……】
【别,不许去!】
【那请告诉我您今天一天都在想什么呢?】
【 不关你事,才不要告诉你,你也不许去找関云】
【可是我不能放任一脸忧愁的少主不管啊,如果连主人的心事都茫无所知,这样的我在以后肯定也派不上用场了,倒不如请您现在就将我除名驱逐】
红色的眼睛黯淡下来。
【 我不知道,如果我死了会怎样……】
男子惊颤,伸出的手又落下。
【对不起,我…并不清楚。原为无实之灵的我们,受恩得名于建御雷大人方能以神器之驱存在于此彼两岸之间,既已遗忘,便顺从现今罢……】
【 可是确实是我杀死了他们,也杀死了自己。你告诉我,这份罪孽是否用死亡也不能洗清……】
两颗心颤动着,却再次藏进了角落里。
【请您不要再这么想,您可是所有人的支柱……我愿意陪着您,直到永远】
骗子。

树林在蠢蠢欲动,枯竭的生命开始狂欢。
他追寻着少女,脚下的泥土柔软得仿佛要将他拉下地狱,繁叶与阴风串成一阵阵笑声,前方散发出的血腥味引导着他,为他开启最后的灵宴。
少女的背影映入眼帘,而她的前方是杂乱无章的尸块,蜿蜒的切口像是某种猛兽的杰作,鲜血成河,浇灌了两人的视野。

[是小萤啊,看来你找到了很棒的宝物呢,哥哥我很高兴哦]
月色下悠悠响起阴冷的声音。
“谷郎…哥哥?”
少女一动不动,瞪大双眼看向前方被妖物簇拥不再有原本样貌的“人”,它丢掉孩子们的残骸缓缓向少女移动。
[小萤真是懂事,快,把那孩子交给我,芳香的,美味的那孩子……]
“哥哥,是哥哥把他们都吃了吗……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快逃啊!”
没有武器在身他与她都无法自救,他只好朝少女大喊,即便他已经知道结局。
[很久之前就想告诉你了。来到这里我真的很高兴,有那么多可爱又可以吃的孩子,让你们玩着游戏然后一个个吃掉这样就不会发现哦]
“……原来是这样啊,那些孩子根本就没有回家。”
[因为你们很快就变成我这样了,与其让你们变得不可爱还不如给我吃掉。而且那个孩子只能让我一个人吃。]
……
月光印在少女身上的创口,红色深得发黑却艳丽动人。
“对不起。”
少女转身看向建御雷,脸上挂着释怀的笑颜。
“刚才突然为难你真的很对不起,我不过是个死人而已,提了那么多要求真是太令人讨厌了。但是最后,我还是想请求你……对不起,请你杀了我,这样一来我的罪恶我的痛苦——”
话语终止,少女的身影瞬间消失在月光下,只留一滩血迹,妖物心满意足地晃动着触手。
建御雷感觉到自己的手心发着烫,源源不绝的金雷冲出他的身体。

【少主,您并非有罪,虽然现在无论谁包括您都不这样认为,但是请您不要妄自菲薄,总有一天大家一定会理解您爱戴您。】

骗子。

风停了,雾散了。他回过神来,四周充斥着刺鼻的腐臭与血的气味,完全的死寂,这片树林与它们一起沉睡。沾满献血的手离开已没有任何生气的残骸,不成形状的肉块中缓缓掉落出一把折扇。他的眼睛变得黯淡无光,瘦小的身子无力地站起,最后转身头也不回地往来时的方向走去。在脑海变得一片空白之时他似乎看到了前方出现一点白色的衣角,是谁呢?
算了,不想知道。



(下一章就该让黄云登场了 ٩(❛ัᴗ❛ั⁎)

评论
热度(4)

© Dia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