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鱼

野良神,建御雷x黄云。=微博:不暝Uuk

【原创同人】猿梦之笼中雀

《猿梦》笼中雀

雪音恋恋不舍地走出便利店,太阳炙烤着大地,空气闷热到令人窒息。正准备揭开第二瓶汽水,便看到远处满头大汗的夜斗朝这边奔跑过来。
“呼……天真热。”夜斗接过汽水大灌一口。
“怎么样?有找到吗?”
“没有。我去那边才知道,藤崎家已经搬走了,也没有留下新地址,看来我们有得忙了。”夜斗甩甩头,黏在发丝的汗水洒落到雪音身上被雪音一拳砸在脑袋。
“……那我们也得抓紧,神堕这种事可不能拖。”他擦了擦脸,扑面而来的热浪烧灼了神经不能安静思考,他闭上眼思绪再次回到那天夜晚,月光稀薄的天幕,悄无声息地突然出现在家门口的黄云,以及——建御雷大人的神堕。一个庞大的神器集团,经过几次的确认后坚定引发恙的源头并不在其中,掌控了集团核心的古老众把目光转到了主人身上,然后……
【……是他自己承认了是吗?】
夜斗露出无比震惊的神情,之后的谈话中他似乎都有些生气。
【是的。既然刺伤少主的并非族里的任何一人,那极有可能是我们所不知道的秘密的神器……当得知那是一个野良时我们实在感到遗憾……】
类似的经历雪音也记得很清楚,主人隐瞒自家神器与野良往来,不管是谁都无法忍受,相信黄云他们也是又气又无可奈何了。不过到最后一定可以和好吧,就像曾经的他们那样。
但是,有什么地方很奇怪。当时的他已经困意重重就没有多在意,而现在再想起来确实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记忆像是蒙上一层薄雾,似有似无的感觉。
“对了夜斗,今天我去了一趟高天原。在那边传得满城风雨的,都说建御雷大人曾有过一次换代,这……”
“啊啊,我也是刚刚听说,确实有点吓人一跳。”
“不是,我是想问,神的换代是属于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吗?”神会死不是很正常的吗。
“确实没啥好惊讶的。万物有生死,死不是耻辱,更不该被人说三道四。不过他们天津神系一直都很严格,不容得有半点丑闻,所以才会有这么大反应,估计还有某些小人添油加醋,再加上饲养野良的不净罪。真是祸不单行啊那家伙……”
夜斗和雪音已经远离了那边的喧闹,就连一年一度的神议也不愿多留,那一次事件带给他们的冲击实在太大,人言可畏人心难测,倒不如安静呆在这边(夜斗很可惜那块地皮)。这样的生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日和专心上学,夜斗专心进行福神修炼,偶尔有几封来信安抚夜斗的痴汉心,只要其中一方不出任何意外,清闲自在的生活便一直持续。细细想着,雪音轻笑了一声。
“嗯?雪音你在笑啥?”
“没什么,就是突然觉得你终于有点福神的样子了。”
“什么叫终于有点样子,我明明已经是福神了!好吧只有日和这么说……”
对于我来说也已经是啦。雪音在心里默默说道。

“呐雪音,直觉告诉我这件事绝对有古怪,还是别牵扯太深比较好。”夜斗的脸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是吗,可是……不,没什么了。”

================================
想不起梦中模糊的低语,令人心烦却亲切无比。睁眼的一瞬间找不回真实的感觉,死寂的空气充溢房间。又是晚上了。
没有任意一丝光,因为门窗都已经被上了锁,看不到任何东西,感受不到任何存在,仿佛连自身也被隐匿起来。建御雷在黑暗中躺着,一旦闭上眼梦中的剧痛就会撕裂血肉,无法入睡而归顺于黑暗。
双手摸索着地板,即使耳目无法发挥作用他也本能般清楚感知到某些东西。不一会儿手心触碰到一扇木门,有人。他试探性地轻轻拍了拍。
门开了,只有一条小缝,透不出任何光。然后他看到了一张脸,门被堵住了。那人疑惑地看着他,有些无措的眼神令他差点发笑,心底的厌恶也变得更深。
“请问您是要起夜吗?需要我……”那人小声开口道。
“不是。”
“那您是?还没有睡意吗?”
一向温顺平淡的人皱起了眉头,大概是因为他的表情实在难看。
“喂,我问你,是你作的梗吗。”
“您指的是?”
“好不容易可以到外面去,天还没亮就被发现了,搞得现在既不能睡又不能出去玩,房门外还有你这样的家伙在!”
说着说着胸口的怒火又重新燃起,声音却不敢放大,生怕不小心惊醒其他人惹来更大的麻烦。
“那您打算怎么办呢?”淡金色长发的男子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木门被建御雷大力推开发出巨大的撞击声音,他咬牙切齿地瞪着他,拳头紧握仿佛下一秒将冲向那张笑脸。
“请等一下,我并没有做对不起少主的事!”收起上扬的嘴角,眼中的笑意却丝毫不减,男子保持着端正跪坐的姿势,即使眼前人再怎么气势汹汹也不为所动。“其实,那天晚上我也偷偷跑出去了……”
“……”
“因为睡不着在外面发着呆散步,走到树林里才回过神来,还发现少主躺在地上,抱着少主回来后,没想到就在门口被抓个正着,最后被下令彻夜守门。”男子深深叹了口气。
“等等,你刚刚说抱着我回来?”
积攒的怒气一触即发,小小的拳头利箭似的挥向了男子, “我说过我最讨厌别人碰我了!尤其是你黄云!!”
“实在是非常对不起,可是不那样的话……”黄云稍稍偏过头,有惊无险地躲过攻击。
“唯独这个我绝不容忍!现在就给我去——啊————”
目标快速移动,直直冲向前方的拳头收不住力气,随后建御雷的脸狠狠扑倒在地面,整个人笔直地贴在了地上。
“请不要这样,黄云错了,请求少主给黄云一次改过的机会……”在建御雷看不到的地方,黄云捂住嘴极力忍笑。
“不如我们离开这里吧,少主想出去玩黄云也不会阻止您,但是不小心吵醒其他人后果不堪设想哦,还是让黄云跟随您吧?”
“……可以。”脸粘地的建御雷没脾气地道了一声。

缓慢地穿梭在走廊上,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使得建御雷下意识捉住身旁人的袖子,黄云低头朝他笑了笑,握住的小手立刻放下。
从无法下脚的柴房找来了少数陈旧的蜡烛,即使点亮后其光辉也照不到更多地方,反而使黑暗的宅子变得更加阴森无尽。压着脚步悄无声息地走过一扇扇障子,原本以为会到达某个出口,举着火烛凑近查看,原来只是一堵苍白的墙。
“真是奇怪,我明明记得这边可以通往外面的走廊。”
建御雷的眼睛微微发亮,在昏暗的视野中围绕着他的毫无疑问是木制的匣子,前方也隐隐有着木门的形状,然而在烛光的映照下,那一小片亮着的物体却变成了坚硬如铁的墙壁。
点滴的恐惧滋生于心,他下意识认为那堵墙无法打破,黑暗中似乎有什么在疯狂蠕动,在左侧,在右侧,在天花板……一只两只不断长出更多的眼球,布满在四周的墙面。
“回去吧。”
轻轻拉拉那人的衣角。
“去哪儿?”
墙面没有了烛光的照亮,瞬间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眼球齐齐跟着他们转动。
“哪里都不想去,也不想停留。”
黄云压低身子蹲下与他同高,直视那双无神的红眸,指腹想要触碰他的额头。
“您的脸色看上去不太好,如果累了请回去休息吧。”

走走停停,隐约察觉到四周物体的异常变化,心里参杂的相比于恐惧更多的是某种压迫感,或许怪异的只是他自己。建御雷偏过脸,躲避黄云带着担忧的视线。
回到原本的房间,黄云席地而坐,把半截蜡烛放在身旁,沉默良久,朝着睡在床上背对他的建御雷询问:“少主,请告诉黄云,少主睡不着的原因以及您在害怕的是……”
建御雷冷漠地开口道:
“与你无关。”
说出来又有何用。
“最近您变得很奇怪,请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黄云我问你,在那片树海里你看到了什么。”
双手隐隐发烫,仿佛还保留着那时的疯狂和鲜血,无法忘记黑色丑陋的妖物将把他掩埋。
“……”黄云的眼神没有一丝波澜,“看到了。很完美的除妖。”
“不对!!”
建御雷大吼了一声向坐着的人冲去,黄云被撞得稳不住身体,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他抓住了衣襟。
“有个人……我…杀了,因为我感到迷茫了,所以我杀了她!”
意料之中的回答,黄云垂眼,撑在地面的手捉住那微微颤抖的手背。
“您是不会杀人的,我深信着。”
拳头慢慢松开,任由他握在手心。
“对不起,我不该让您想起不好的记忆……”
小小的人儿像一匹柔软的布,无力地陷进他的怀里。黄云轻叹一声,双臂圈住他的背,掌心轻轻拍着。他无法知晓到底是怎样的经历使一向坚强的神明暴露自身的脆弱,即使他们双双相拥,心与心的距离也只是拉近了一点。
“又碰到您了,过后请高抬贵手。还不能睡觉吗?”
“我已经习惯了。在这种像是牢笼的地方,睡不着是常有的事。”建御雷瘪嘴。
“牢笼吗?对不起,我们让您感到难受了。”
“哼,等我长大了就离开这里。不会再让你们牵制我了。”
“但是,如果少主不在的话,我会觉得很寂寞的。”
“谁管你,明明你是最讨厌的一个!”
“是吗……”金发男子失落地低下头,话说回来,少主就这么把自己的野望告诉我真的可以吗?他在心里默默想,如果开口问了下场不堪设想。
“嘛,要是以后,你变得没那么讨厌了,我就允许你在我身边……别误会哦!我身为主人还是会给你个改过自新的机会的……喂你倒是认真听我说话啊!”两只拳头再次捶打着黄云的肩膀和胸口,黄云痛叫连连。
“…我会加油的!”黄云保持双臂圈着建御雷的姿势起身往床铺走。难得没有反抗的建御雷乖乖让他掖好被子。
“睡吧少主,我就在这儿……”说完他闭上双眼。
陪我是件很累的事吗?建御雷皱着眉头看着烛火的光辉映在他脸上。
他变得不一样了,而自己也是,建御雷曾以为永远不会对神器们有好态度,与这个人的相处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自然了,像是过了很久很久,犹如好几个世纪,但是这里却没有发生变化……

【非常抱歉,我失态了!】
那个人红着脸从眼前逃跑,轻易地抓住他的手腕逼迫他正视自己。嘴角的鲜红引人注目。
【你…受伤了】声音细微地像是飘渺的沙尘。
他垂着头,发丝遮掩了脸。右手犹豫着伸向他的嘴角,指腹轻轻抹去血迹,往上触及到粗糙的伤痕。
为什么……
绞痛扭曲了心脏,他一脸担心地拥住支撑不住的自己,各自靠在彼此的肩膀。闭上眼之时世界变成了深渊,一片片陌生的记忆犹如走马灯般涌入脑中,然后跌落谷底,一切都被摔成了碎片,扎进身体的每一寸皮肤,血液染红它们,使其成为身体的一部分。

痛极了,却产生了幸福的感觉。睁开眼,还是没有任何改变。房间的空气像严冬一般寒冷,烛火已然熄灭,曾经在那儿坐着的人也不见了踪影。脚踩在又冷又硬的地板上,引领他走在这个诡异的宅邸。太过于安静了,连那些“偷看者”也不在,似乎这里只剩下他一人。
“咯吱 咯吱”
门开的声音,看不见任何东西的时候听觉异常灵敏。他看见了,黑暗深处某个小小的人影,而他迎了上去,他并不感到害怕,古怪的熟悉感让他想看清楚那是什么。
“喂,你在做什么。”
人影站在他面前。
建御雷看到他身上套着一件过于繁重的衣服,他的身子像他一样小,长长的衣摆拖在了地上,但他仍然这样走着路。
“你在做什么。”
人影靠近他,一双红眸发出冷冽的光芒,凝视着他。
“我在找……一样东西,但是不在这里了。”
“这样啊。那就别找了,因为那终究不是你的。”
人影转过身,拖着衣服慢悠悠地再次消失在黑暗深处。
不是属于自己的东西,仅仅只是抓住一秒都会倍感幸福,这就是“我们”的下场。



作者废话:这章开始借鉴了一下《浮士德的噩梦》,我超喜欢里面的伊丽莎白和荷姆克鲁斯QAQ




评论
热度(7)

© Dia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