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鱼

野良神,建御雷x黄云。=微博:不暝Uuk

【授权汉化】In The Land of Higashiizumo 5

原文地址:http://carrotcouple.tumblr.com/post/163488778731/in-the-land-of-higashiizumo-ao3-kiun-has-four


《百妖之域東出云町InThe Land of Higashiizumo》

Chapter 5:行動計劃


「訓練怎麼樣了?」日和問黄云,他們坐在監護人課室,迷惑不解的夜斗在他們後面。「他看上去有在掌握竅門。前幾次失敗了,於是我不得不吃更多的藥。 惠比壽大人似乎很感興趣。 無論如何,他變得可以控制他的力量,我的雷力也只是暗淡了一點。 在實戰中,我不知道它能起多少效果。 現在問題是你媽媽會不會發現你偷了神線並且使用封印雷獸咒語。」黄云低聲說。她皺起眉頭,轉向夜斗,心不在焉地在手腕上塗抹了著軟膏。
 
「我覺得她沒有注意到吧」日和說,「至少現在還沒有注意到」
 
「你感覺怎麼樣了?」日和問夜斗,「很抱歉打你打了這麼久」
 
「他很可能被施了咒術」雪音嘀咕。
 
「所以你們這麼快就讓我出去到底是想幹嘛?」夜斗直截了當地問。 他轉向雪音。 「你和這些人又是什麼關係?」雪音聳聳肩。「他們看起來很好玩」
 
「你可以猜猜看」建御雷走向夜斗。夜斗抬頭看著他,然後轉移視線。黃雲想,或許他對建御雷的凝視感到不安吧,有很多人在被建御雷看著的時候都會莫名感到緊張。
 
「除了給那些光板子帶來更多麻煩,我還真不知道。」夜斗玩弄著桌上的鋼筆。
 
「你明明很清楚,但是不會說,對嗎?」建御雷歪了歪頭,「你害怕的人是誰?」話音落下的第二秒,房間裡的每個人幾乎停止了呼吸。夜斗撲向建御雷,鋼筆直直地瞄準他的喉嚨,在幾英尺的距離停下。夜斗喘著粗氣,他掙扎著,始終沒有刺穿眼前的人。「看來正臣這傢伙還是個半吊子。小百合桑把我關在結界時,我根本不能碰任何東西,更不可能有機會傷害別人或是自己」建御雷失望地搖了搖頭。
 
「到底是誰同意這傢伙來說服他的?」雪音黑著臉問道。
 
「這是交易,小鬼。我不知道你腦子裡想什麼,你同樣不知道我在想什麼,但是我可以讓你意識到自己的選擇。 我在兩歲的時候遭到綁架,被帶到了一個非法禁止的半神實驗室。當然如果我不是未知者,在雷獸進入身體的那一刻我早就死了。 我的身體花了五年時間才能適應這只怪物。五年的痛不欲生, 想像一下你的骨頭斷裂後的修補是為了下一次斷裂,你的肌肉你的器官每天不下百次地撕碎,五年。」建御雷淡然地說著。
 
黄云合上顫抖的眼瞼,腦海裡出現了小嬰兒痛聲大哭的景象,他努力撐開眼睛直視建御雷。
 
我必須面對這一切。只有面對現實,我才能可以握住他的手。
 
「然後他們測試了我的身體癒合的速度以及雷獸的健康程度」建御雷的聲音變得嘶啞,他把雙手壓在他的軀幹,「我甚至不知道這個身體還有多少是屬於我的,還是說已經完全屬於雷獸了。該死」
 
日和緊緊把手捂住她的嘴。
 
「十八歲時我獲救了,就在一年前」建御雷看著夜斗的眼睛,「並且決定與這些人結盟。現在告訴我,夜斗,你的選擇是什麼?」夜斗盯著建御雷,直指的鋼筆被結界擋住,他草草掃了一眼房間裡的每個人。鋼筆緩慢放下,
 
「那就按你說的做吧」他無力地說道,「他是我的父親,一個觀察者」
 
「你父親?」

夜斗翻了翻白眼。
 
「是的,我的父親。他是非常強大的觀察者。我不知道他是怎麼做到的,他可以隱藏自己的思維過程,擁有各種來自世界各地的危險器物,並學會了靈體投射的技能,即使是上任監護人也不能拖住他。他在靈魂形態下,可以造成物理傷害,也可以通過結界。他就是這麼跑來東出雲町聯繫我的」夜斗解釋道,「他不為‘平魂’工作,而是將它除掉」
 
「除掉?等一下!一個人怎麼可能做得這麼...?!」
 
「如果他擁有一個未知者,並且畏懼他,做他想做的一切,那他本身就很。黄云」建御雷看著黄云訝異的臉說道。
 
「他命令我從揖夜神社上拿到一個卷軸。那東西似乎有關于黃泉的資料」
 
「他什麼時候需要那個卷軸,你知道他的計劃嗎?」雪音問道。
 
「不知道」夜斗聳聳肩,「我從來不想知道他要幹嘛,他太可怕了」
 
「那我們去偷卷軸吧!」日和興奮地說道。他們轉過身看她。「你們仔細想想,他想要卷軸找出黃泉有什麼。如果我們率先閱讀了卷軸,就可以找到計劃的一點線索了。夜斗君以前從未違抗過他對吧,他也不會指望你認真對待這件事了。那我們就開始吧!」
 
「等等,日和醬!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你要偷的可是神社的秘密啊,而且是東出雲町戒備最森嚴的神社?」黄云問她。
 
「大家同心協力,我相信我們能做到!」日和告訴他,非常地肯定。
 
「你不得不承認,她是真的有勇有謀啊」建御雷對日和笑了笑。
 
黄云驅散內心的嫉妒。總不能每次在建御雷承認一個女孩的能力時都這樣吧?
 
「好吧,可以」

「要怎麼闖進那個神社,它不是通常由小福守著的嗎?」雪音問道。
 
「啊啦,你好像很理解的樣子。」黄云笑了。雪音保持思考的状态,他的耳朵微微變紅了。
 
「小福桑是個難對付的人」建御雷皺了皺眉,「你知道卷軸在哪嗎? 」
 
夜斗無語。
 
「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做?我還是不明白」在回看建御雷之前,他困惑地瞥了一眼日和。
 
「你還不清楚嗎?你不是很像未知者呢,我們想救你,夜斗,就像救建御雷一樣」黄云帶著友好的微笑說道。
 
很奇怪。人們害怕未知者,稱他們為可怕的怪物,但黄云能夠看到在夜斗和建御雷的光。 他們只是孩子,害怕被這個世界拒絕的孩子。
 
「救我?」夜斗發出嘲笑。
 
「卷軸到底在哪?」建御雷問道,聽上去很惱火。
 
「在一個火把下面的磚頭後面」夜斗告訴他們。
 
「這東西那裡到處都是吧。」
 
「怎麼進去?」
 
「忘了。」
 
「神社的神官也很難對付,他們對於處理神社劫匪可是很有經驗」
 
「等等,把計劃留給對東出雲町很了解的人」建御雷讓大家安靜下來,「預想到夜斗溜進去後很可能被抓住,在那種狀況下就不能做任何事了。先弄到揖夜神社藍圖的副本,小鬼一旦離開小百合的結界,就能分散小福他們和神官的注意力,不過神官應該會把麻煩留給小福和大黑。想一個方法來應付他們,然後才不會觸發任何警報進而取到卷軸。所有的一切都必須以一種不會引起任何懷疑的方式進行。啊我有辦法了」建御雷笑了笑。
 
------o------
 
「黄云桑,我是不是很奇怪,沒有跟隨母親和哥哥的腳步,做了太多不正常的事......」日和問道,他們收拾著被鈴巴毀掉的物品,填補從特殊班得到新書架。黄云並不想告訴她,他擔心正臣太過於像他的母親。每個監護人都應以不同而聞名。
 
「這並不奇怪。你在做你認為正確的事情。總有一天你也會成為很棒的人」黄云莞爾。不安從日和臉上消失,她點點頭讓自己安心。「每個人都不同。我看得出來,你很特別,日和」
 
【她實在是太像她的祖母 ...... 這是不是意味著我要失去正臣了?】
 
黄云不願想起那件事,他相信小百合終究會失去正臣,而不是日和。結果不管怎樣都是痛苦的。日和比她哥哥更有天賦,或許正臣也已經察覺到了。
 
黄云很遺憾地看著一本不能再用的筆記。他只是告訴日和她當不了監護人,而沒有告訴她她們的家人曾為獲得這樣的能力付出沉重的代價。他不知道該怎麼說。
 
「看,夜斗和建御雷會不會喜歡這本書?」日和問道。黄云轉身。【未知者的歷史】?
 
「你太過體貼夜斗了,真不像是日和醬,你似乎對他有著不同尋常的感情」黄云拂去書面上的灰塵。 毫無疑問,她很著迷。 就像平常的獵奇一樣。 他沒有聽到回答,轉頭看向她。 她的表情很矛盾。
 
「黄云桑,不要告訴其他人哦......有時,我看著他,我仿佛聽到他在喊我的名字,他試圖提醒我什麼,或者想救我。有時候我在夢裡也聽到同樣的聲音……我想,能有一個害怕失去我的人感覺也不會那麼糟糕,對吧,黄云桑?」日和抬頭看著他。他的臉已經失去了原本的顏色。
 
在他的筆記中潦草地寫著:
監護人的能力所付出的代價,便是失去了他愛的人。
監護人的夢被稱為預知夢,可以瞥見未來。夜斗與日和,那個未來到底是什麼?
 
「黄云桑?」日和緊張地問,「我說了什麼不對的話嗎?」
 
黄云深吸一口氣回過神來。
 
「沒什麼,只是有點累了而已,已經這個時候了,建御雷大人應該想回家了吧」黄云尷尬地笑了起來。

------o------
 
「雪女能做到?」雪音驚訝地看著他們的計劃。
 
「是的,在最高的層次上,一個雪女激進者應該能夠像雪女一樣變形。你現在做不到,但是,如果你能夠從雪女那裡吸取一點點力量,你就可以成為另一個人」建御雷解釋說。
 
「所以你是想讓我這樣去偷那個藍圖?」
 
「所有人當中你的嫌疑是最小的。他們最有可能懷疑的是我,因為自從上次我和夜斗打架以來,還有很多人對我很謹慎」建御雷看向夜斗,「這裡有些白癡對自己的利益太過瘋狂,所以他們一旦害怕或多疑,就會變得非常暴力。你能搞定他們嗎?」他笑著。
 
「我可不是怕痛的小鬼」夜斗嘲笑。
 
「我感覺他在各種意義上侮辱我,黄云,我能殺了他嗎?」建御雷看向黄云,極力壓制他的憤怒。
 
「現在需要夜斗君來執行我們的計畫。所以冷靜點」黄云無意識地向前伸手拍拍建御雷的頭。 當看到建御雷鼓起雙頰生氣撅嘴,他才意識到自己的所作所為。黄云紅著臉把手拿走。建御雷看著黄云感到奇怪。
 
「接下來是?」黄云示意建御雷繼續。
 
「需要足夠的引開小百合桑的時間,以便雪音偷走藍圖。問題是她辦公室裡的結界。如果這個失敗了那接下來的計劃將毫無意義,雪音的工作最難。在雪女附身之后,你可以看到護盾和結界對嗎?」建御雷問道。
 
「嗯,我想我知道你的意思了......」雪音點點頭。「你不能再看到它們是因為你還沒有與雪女的波長匹配。 一旦你可以,你就可以看到很多平時看不到的東西」黄云解釋。「和日和一起上課吧」黄云在腦海裡默默備課。
 
「基本上,作為雪女激進者,你應該能夠避開那些護盾,這也是為什麼雪女危險的原因,他們不能被任何事阻礙」建御雷輕佻地笑著,看上去很危險。黄云顫抖了一下,建御雷的眸子透露出興奮,黄云看到了曾經的那個未知者,就像站在一片驚濤駭浪中的邊緣。
 
建御雷所說的都是事實,雪女不能被任何東西阻礙除非他們在人的身體裡,或者面對著一個極強的對手。那為什麼它會佔有雪音?雪女很強,它沒必要看上一個沒有正常發展能力的人類孩子。它們也不想去人口密集的地方,只會呆在自己的地盤上。那為什麼會選中雪音?
 
「至於分散注意力,夜斗,那是你的工作。像鈴巴那樣搞事情,或者自己創造一個場景,然後日和的工作是阻止他,不過你必須演戲,而且同時製造大量混亂,這對你來說很難吧,但只有這樣你媽媽就不能一步一步來阻止這一切。黄云和我在圖書館,當小百合離開辦公室後我們會接應雪音」
 
「計劃只許成功不許失敗」他停頓了一下,皺著眉頭。「這次任務是絕對機密,所以我們必須儘快返還藍圖。在辦公室的時候雪音能把藍圖的副本記下來嗎?」
 
「希望不要太複雜」雪音回答。
 
「拜託你了雪音君!」日和對他笑得很燦爛。雪音紅了臉,望著遠方。
 
「好了,會議到此為止,現在是日和和黄云上課的時間。我們盡可能不要擾亂日常時程表」建御雷站了起來,拉伸了一下身體。黄云和日和向教室走去,其他人也紛紛離開。
 
「黄云桑,我現在想起來,百鬼夜行的那天,哥哥開始告訴我該去學習什麼,我知道他們儘量溫柔地告訴我我是個監護人,還有一件事我記得很清楚,也是讓我覺得很奇怪的。哥哥告訴我不要靠近夜斗,現在我明白了,但他還告訴我要遠離雪音」日和抬頭看著黄云。「我想知道為什麼,雪音君明明沒有問題啊」
 
「也許是因為雪音君是個極不穩定的激進者吧」黄云對她微笑。
 
為什麼要讓她離他遠點?或許他還有其他內幕?之後去問問建御雷......
 
「嗯...或許吧」.

------o------
 
「建御雷大人,等會我想和你單獨談談可以嗎?」晚餐時黄云問他。犀雲和乎雲從飯碗中抬起頭,巳雲也停止從建御雷的魚中挑刺骨。黄云忍住扶額的衝動,他真是個孩子,沒有別人的幫助他連魚都吃不到。
 
「當然可以啊」建御雷邊說邊玩他手上的湯。
 
「別再玩那碗湯了,建御雷大人」黄云嚴厲地說道。
 
晚飯後,黄云和巳雲留下刷碗,建御雷去洗澡。犀雲和乎雲正在討論護盾,在夜斗狂暴後他們尤其討論得多。
 
「你為什麼非得對他這麼正式?他在這裡住了一年多了」巳雲問道,「我的意思是,我理解犀雲和乎雲還是有點怕他是,但是我和他呆在家裡的時間比較多,我知道他不會加害于人」黄云不知道他的妹妹還會關心這種事。
 
「我一直都這樣叫他,而且.....在技術上他是我的上司...我是他團隊裡的激進者leader 」黄云不自然地說著原因。
 
「即使在家裡你也必須這樣嗎?你愛上他了不是嗎?你不想和他暢談嗎?或許喊他阿武他會——」話語停滯,她的嘴巴上被貼了一隻滿是泡沫的手,隨後她發出一聲悲鳴。
 
「噓!你怎麼知道的?」黄云咬牙切齒地問她。她怎麼看出他愛上了那個雷獸半神的?
 
「這很明顯啊,你明明知道的不是嗎?」巳雲把手從臉上移開,回答道:「世界上恐怕是只有他看不出來了」黄云臉上的紅色一直延伸到脖子。「看看你的臉!老天啊,你為什麼不試著放下‘大人’呢?」
 
「我以前試過,但是很尷尬...」黄云嘀咕著。
 
「你好像小朋友哦!那些很容易害羞的小學生,他們都是不敢叫戀人的名字」巳雲嘲笑他。
 
「巳雲!」黄云瀕臨崩潰。
 
「好吧好吧,我什麼都不會說了,但是請你試試看」巳雲搖了搖頭,一邊刷著碗一邊輕輕地笑著。黄云來到家庭辦公室,緊握自己比平時更冷的手。在與建御雷的訓練過後有一定的好轉,但仍然影響到他。這讓他疲憊不堪,每天結束后他根本不想動。當然他沒有讓別人注意到,也不想讓建御雷擔心。敲門聲響起,黄云轉身,建御雷站在那裡,他的頭髮微濕。
 
「能進來嗎?」他的臉上是大大的富有吸引力的笑容。黄云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是的,請帶上門」建御雷關門,走到黄云所在的位置,黄云的心無法冷靜下來,自從他意識到自己愛上了他以後,黄云便不曾單獨和建御雷在一個房間里,就是在這一刻他的眼睛也不知道該看哪裡。
 
「關於雪音君,你對他的了解還有更多對吧?」黄云問道,把他冰冷的手指交織在一起。為什麼這麼冷?
 
「啊,被你發現了...」建御雷傻笑著說,「雪音不只是一個不穩定的激進者。你已知道他是像你一樣不被身體裡的‘A’級妖怪掌控的少數激進者之一。那座山上的雪女與他肯定發生了什麼事。此外,那個領域被禁止進入,沒有人曾到達那裡,而上面是雪音被發現的地方。有趣的是,像夜斗一樣,他們找不到雪音的身世」一個冰冷的微笑掠過建御雷的臉,突然間他不再像個孩子,而是充滿了黑暗的未知者,「你知道當他們以為我們沒有聽到上任監護人對於你和我的夢境時,他們是怎麼說的嗎?傳言變成了小百合關於夜斗和雪音的夢境」建御雷伸手向前,黄云緊握住拳頭,強迫自己不要退縮,眼睛死盯著將要觸碰自己的手。建御雷從他臉上捏住一縷金色的髮絲。下一句話他的聲音變得苦澀乾燥。
 
「如果他們害怕我,那麼他們也會更害怕夜斗和雪音,我們本身就是災難的預兆」
 
黄云想要說些什麼,他想把建御雷內心黑色的深淵推回去,這樣未知者就不會再受傷他了。 黄云走向建御雷。
 
「但我們沒有害怕你。犀雲和乎雲只是不想讓你再掀了屋頂,巳雲很喜歡你,她把你看作自己的弟弟。夜斗也不怕你,他把你看作對手!雪音君認為你是個不用腦子的白癡。惠比壽也是,梅雨和鈴巴也是……」黄云咬了咬他的嘴唇,「日和醬把你當作朋友」 他的指甲深陷手心,「我就在這,不是嗎?我永遠不會害怕你,無論什麼樣的黑暗在你心中,無論你做了什麼......你...你只是我的建御雷。只是建御雷,我知道這不是什麼安慰,但我是認真的!」黄云松了一口氣,建御雷瞪大眼睛,驚奇取代了原本的幽森。
 
「黄云,你剛剛叫我——」
 
「是猿田彥啊!」一個聲音從外面傳來,一聲巨響。燈熄滅了。
 
「為什麼那個人在東出雲町啊?!」建御雷狠狠吐槽道,「別理他,不是什麼大事。啊啊我看不見你了,可惡」輕微的劈啪聲響起,一片非常薄的閃電包圍著建御雷。黄云發出了驚訝的叫聲,這時候他的身體已經完全冷下來了。「該死,該死。是我幹的嗎?」建御雷抓住黄云的手,把他拉近,一隻胳膊繞著黄云的腰,然後閃電不見了。「對不起,條件反射地就用了雷力……」黄云的心臟幾乎跳到喉嚨,建御雷是如此的近在咫尺,甚至能感受到他的氣息。
 
「是.....」黄云壓下快要破口而出的尖叫,他的聲音顫抖。
 
「沒事吧?你真的那麼冷嗎?你的手都凍僵了」黄云不知道該做什麼,而且聽他的聲音似乎越靠越近了!「對不起,我在訓練的時候太投入了」
 
「不,你做得很好。我知道你想儘快掌握它...」黄云回答道。下一刻他的臉頰被放入一只溫暖的手。
 
「嚇到你了嗎?我想知道你的臉是不是也沒有溫度」建御雷輕輕地笑了起來。黄云不由自主地傾向溫暖,他聽到了建御雷喉嚨裡的呼吸。「我想現在就看到你的眼睛,我喜歡你的眼睛...」建御雷的聲音低了下來,變成了耳語。是的...他更加靠近了。黄云知道自己的臉著了火。
 
「嗯,我也喜歡你的眼睛,很漂亮……」黄云被自己過於低沉的聲音嚇到。
 
「我第一次聽到這句話」建御雷的聲音裡有一絲輕笑。黄云感到頭暈以及過分的熱量,那些熱量沖到了他的臉上。「謝謝你」這是真的,建御雷的鼻子撞到了黄云的鼻子,黄云感覺到嘴唇上有一股濕潤的氣息。
 
「黄云哥! 黄云哥! 你快來看看!」巳雲驚聲尖叫起來。他們聽到了她沉重的腳步聲,然後又急又大聲地敲門。黄云和建御雷呆了一會兒,建御雷歎了口氣,然後走過去把門拉開。巳雲站在門口,手電筒筒亮得刺眼。
 
「小百合桑和正臣君正在趕來的路上」建御雷毫不猶豫地跨向門。
 
「黄云哥?」黄云搖了搖頭,追上了建御雷。觀察者和激進者已經聚集起來了,小福來到大黑身邊。猿田彥站在一個巨大的雷獸的身體上,黄云的體內的雷獸伸直了腰。
 
「你殺了它......」黄云震驚。猿田彥看向黄云。
 
「是我做的,它被激怒之後變得瘋狂,並且是在去東出雲町的路上」猿田彥回答道。白熱的憤怒燒灼黄云和他體內的雷獸。
 
「你為什麼要殺它? 雷獸是‘A’級妖怪。他們比那些小生物聰明得多!你本來可以和它溝通的!一定是什麼地方搞錯了,你為什麼要殺它?」

猿田彥的眼睛很冷,充滿了憎惡。
 
「黄云......冷靜點...」小福低聲說道。
 
「妖怪就是妖怪,它們都應該死,那你是不是會殺死自己身體裡那只妖怪」黄云一直認為自己是相當冷靜的人,但體內的雷獸助長了他的力量和情緒已經太久了。黄云無法忍受,這對他最親密的朋友來說是死亡威脅。黄云跳到猿田彥面前。他從沒有如此迅速地移動到這麼遠的地方,他第一次釋放了這樣恐怖的力量,雷鳴在頭頂打開了裂縫,黄云被蒙蔽了雙眼。
 
「停下來,黄云!」他聽到建御雷大叫。黄云僵住了,心中的陰霾停止擴散。下一秒猿田彥的劍抵在了他脖子上。
 
「我能殺一個暴走的雷獸,但是,殺死一個暴走的雷獸激進者應該更容易些」猿田彥冷冷說道。建御雷抓住黄云的手,把他拖到身後。
 
「不許碰黄云!」建御雷咆哮。
 
「啊,是的,當然了,怪物半神」猿田彥咧嘴笑著說,他的眼睛仍然充滿了厭惡,比他看到黄云的時候更甚。黄云瞪圓了眼,想要在那個男人的臉上揍一拳。他恨他。他從來不對他有任何好感,他被認為是【平魂】中最瘋狂的人物,但他也是日本最強大的觀察者,甚至與半神一樣強。一面紫色的牆突然間橫在他們之間。黄云瞪大了眼睛,他在任何地方都能認出這種力量。日和匆忙跑向了建御雷旁邊的雷獸。
 
「把劍放下!」她厲聲說道。
 
「你以為你接受的是監護人的訓練啊?如果你表現得太過了,你就會變成——」
 
不需多想黄云便知道這句話是怎麼結束的。
 
你就會變成那個被帶走的人。
 
「閉嘴!」黄云喊道,「閉嘴!別再說了!」他走向前,用手捂住日和的耳朵。
 
「這是怎麼回事?」小百合的聲音在嘈雜的爭吵中顯得異常明亮,明顯她很憤怒。
 
小百合站在雷獸的頭上,黄云用驚慌失措的眼睛看向她,正臣和喘不過氣的夜斗站在她後面。以往他那冷漠無情的藍眼睛現在卻充滿了恐懼。
 
「日和、建御雷、黄云都下來,我會讓他親自向我解釋。沒有人可以在東出雲町發動襲擊並且不通知我。你為什麼要在東出雲町殺死雷神的從者,猿田彥?」小百合問道。黄云抓著日和的手急忙把她帶走。建御雷緊隨。
 
「妖怪們聽說你那個漂亮的小怪物拿下了結界和護盾」猿田彥指著夜斗。日和轉過身,眼睛冒著怒火,握住拳頭準備跳離雷獸往他的臉打。建御雷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讓她鎮靜下來。他抬頭看著猿田彥,黄云看到那黑暗又再次浮現他的眼睛。
 
「他的名字叫夜斗,你這個殺人犯」建御雷厲聲說道。猿田彥做了一個俯衝的動作,他的劍指向建御雷。

「有幾百隻妖怪正朝這個方向飛,這只雷獸是他們中的一員」猿田彥說完。黄云把手放在雷獸頭上,閉上了眼睛。他站起來轉身。
 
「小百合桑,讓他立刻離開東出雲町,這雷獸來這裡是為了警告我和建御雷大人有危險正在接近我們」黄云說,他聲音裡的憎惡如此清晰,日和被深深震驚。「任何一位有資歷的平魂成員都會在殺死雷獸從者之前嘗試溝通」
 
「正臣去把他綁起來鎖著,等我從平魂回來再處置他」
 
「你沒事吧?」夜斗猶豫地問道。他上下打量著日和。
 
「啊......你去找我媽媽了」日和有點緊張地微笑。黄云和建御雷相互看著對方,他們完全沒想到這點。正臣把猿田彥的手扭到背後。
 
「你們馬上回家,守衛的人跟我走。S級成員三小時後在訓練室見。黄云,還有多長時間它們才能抵達?」小百合說。
 
「大約 6 小時,我從雷獸的記憶中得到的」黄云回答道。小百合把手放在夜斗的頭上。
 
「謝謝你告訴我女兒有危險」小百合笑著說。黄云莞爾,建御雷咧著嘴笑。夜斗瞪大了眼睛。「你們所有人,去休息,收拾一下自己吧。梅雨、鈴巴我知道你們兩個在這,請把雷獸放置好」
 
小百合轉身,黄云和建御雷站在那裡看著人們開始離開。小福抓著黄云的胳膊。
 
「你嚇到我了!你這個笨蛋」小福叫起來。
 
「啊......抱歉小福大人」
 
她皺著眉頭看他。
 
「去睡覺吧。三小時後見。」小福親吻了他的臉頰然後和大黑離開。黄云和建御雷緊跟巳雲、犀雲和乎雲進入了房子。
 
「黄云哥,別再那樣做了」巳雲心情很不好。黄云溫柔地笑了笑,把前額貼在了她的前額。
 
「很抱歉嚇到你了,巳雲」黄云低聲說,他們互道晚安,黄云正要離開時建御雷抓住了他的手。黄云看著他。
 
「喂黄云」建御雷壓低了聲音,「我才是應該生氣的人,像那樣輕易地暴走發瘋,然後差點死掉」
 
「你在說什麼?你不應該——」

「我只是要求你不要再讓自己陷入那種危險之中,那是我的工作! 」
 
「我的意思是那不是你該做的,你這個笨蛋!我不想讓你陷入危險,永遠!」黄云繼續生著氣用他異常憤怒且驚恐的語氣說話。 建御雷的手指穿過他的髮絲。
 
「我沒有和你好好溝通,是嗎?」建御雷低聲說。他直直地走過來,把額頭壓在黄云的額頭上,直視著他的眼睛。「真好,我終於能看到你的眼睛了,但是當我不在看你的眼睛時,我會更坦誠。為什麼?」黄云被鎮住了,他不想知道現在自己臉上的表情。建御雷閉上眼。「小心些,我不想看到你受傷」黄云艱難地咽了口氣。
 
「我也不想看到你受傷,建御雷大人 ...... 」黄云低聲說道。
 
「喂」建御雷拉開了一點距離,雖然手還在撫摸他的臉,「聽我的,黄云。
 
「嗯?」
 
「像你之前那樣喊我建御雷,如果你不喊我就不聽你的了」建御雷皺了皺眉。黄云敢肯定他現在的臉像番茄一樣紅。「來吧,叫我的名字,不加敬語的」
 
「建御雷......」黄云從不曾發覺到眼前人是如此地耀眼。
 
「黄云哥,關於我之前說——」 巳雲愣住,「我打擾到你們了嗎?」
 
黄云飛快地跑起來,差點摔倒。
 
「我要睡覺了!」他很鄭重地宣佈然後逃進了自己的房間……
 
……

评论(2)
热度(7)

© Dia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