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鱼

野良神,建御雷x黄云。=微博:不暝Uuk

In The Land of Higashiizumo 6

(经常在微博所以忘了这里……进度会很慢)



原文地址:http://carrotcouple.tumblr.com/post/164184709966/in-the-land-of-higashiizumo-ao3-kiun-has-four


《百妖之域東出云町In The Land of Higashiizumo》

Chapter 6:進攻


「我在圖書館遇見他了」日和告訴黄云。會議室裡集合了“S”級別的成員,日和不是這個組的人,但她可以參與,「起初我和他說話他不肯搭理,但我說大家都在這里等他,他表現地很吃驚。他不怎麼像未知者吧,他似乎無法破譯真誠的思想」日和皺了皺眉。

「他或許只是緊張,因為那些時候有建御雷在」黄云解釋道,日和驚奇地看着他。

「哇,你難得沒有加上“大人”!」日和笑了,黄云的臉瞬間漲得通紅。

「那是他讓我這麼做的…」黄云慌慌張張地解釋。

「是這樣的嗎?」小百合突然坐在座位上,她笑著,「老實說,你倆進展到哪裡了?」小百合一臉戲謔的表情。「小百合桑!」黄云喊道。

「你越來越親近夜斗君了,日和」小百合陳述她近來的觀察。

「嗯......我不認為他是壞人。當我告訴他我們都在這裡,他似乎放鬆了一點而且會說更多話,然後我告訴他黄云桑其實是個“杞人(愛自尋煩惱的人)”,他就笑得更開心了!」日和咯咯地笑了起來。黄云無奈地歎了口氣,這對母女都愛拿他說笑。

「但我是沒想到他會來找我。對了黄云,你還不知道夜斗君幹了什麼事吧」

黄云搖搖頭。

「我遇到正臣後他就向我跑來,抓著我的胳膊。起初我搞不懂他到底想幹嘛,他抬頭用恐懼的眼睛看着我,告訴我日和將會被一個強大觀察者襲擊,然後我得知那人是猿田彥,我趕來現場,夜斗一直在我旁邊。你們是對的,他似乎比最初的建御雷更有可教育性」

黄云回想起建御雷曾告訴他們

【我甚至不知道這個身體還有多少是屬於我的,還是說已經完全屬於雷獸了】

「建御雷他...不一樣... 」黄云小聲說道。日和臉色蒼白。

「日和,你的意見還是有重要意義的」小百合平靜地說。日和與黄云看着她。

「我可以信任夜斗嗎?」

黄云訝異,儘管他也覺得夜斗已經穩定下來,但他還是有點抗拒。因為夜斗試圖為他的父親反抗平魂是事實。可這不是他該說的話,而是由小百合來決定是否相信日和的判斷。

「是的」日和堅定地說,「他會越來越好的」

「明白了」小百合站了起來,「大家都到齊了嗎?你們應該都清楚了,但是為了以防萬一我要再次向你們通報。三個小時前猿田彥殺害了一隻去往東出云町的雷獸,他聲稱,由於最近結界被攻破,有數以百計的妖怪會來到這裡,黄云通過調查雷獸的尸體也證實了這點,那隻雷獸正是來提醒我們的」頃刻間所有人開始私語,言論極不友好。沒有人對猿田彥有好感。「正臣在外面,與其他在職人員加強結界。三小時內這裡會受到衝擊,所以我們的工作就是去那裡,戰斗以及保護結界。我已經安排好所有人的任務」小百合開始為每個人講解工作。日和從她身上看到了類似于威嚴的耀光。

「媽媽,我能去嗎?」當所有人逐漸離去后日和問小百合。

「有比真實的戰場更好的教室嗎?」惠比壽笑著說。他的眼睛是翡翠般的綠,而非平常的暗綠色,他們看得出正在說話的是人魚。

「是這樣沒錯,但是,她不能在戰場上待太久,那裡也不能成為她的訓練場」小百合說,她的聲音很溫婉。

「實際上,」黄云說道,「她可能比一些觀察者更優秀。那個時候她衝向我和猿田彥,我能感受到她有足夠的戰鬥力」日和看着他,臉上充滿了欣喜。

「黄云,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小百合平淡地問道,臉上是正在憂慮的母親的表情,她偶爾會不知不覺間流露出來而不自知。
 
「你能讓作為她老師的我帶她去戰場嗎?監護人大人,我對她的能力充滿信心」黄云一本正經地說。小百合驚了一下,然後尷尬地咳了一聲。

「可以,但你得盯着她」小百合轉身,拾起桌子上帶有咒文的小飾物。

「我很早就有這個打算了,這對日和醬會是一個很好的鍛煉。以及...我會比以往更強,因為我的雷獸,它醒了過來」黄云說。所有人都被他的話所震驚。

「他醒了?」邦彌流下冷汗。

「他什麼時候醒的?他說什麼了嗎?」建御雷問道。

「你知道他為什麼睡過去了?」惠比壽問。

「你知道他為什麼醒過來嗎?」小百合問。

日和看着這些大人們陷入混亂中。

「我不清楚」黄云聳聳肩,「我們之間還沒談過,不過不用著急,遲早要聊一聊的。其實他是個很有趣的傢伙…」體內的雷獸對他吼了一聲,「好的好的,對不起,我不會嘲弄你」黄云輕笑。

「......你知道多少關於雷獸的事情?你好像很珍惜他並且相信他?」邦彌說。

「嗯,不需要其他原因,在沒有任何希望的時候是他救了我,而且是兩次。他留在我身邊使我活下去。他很關心我」黄云笑了笑。

「如果說一下你們第一次相遇的往事,我們會更開心」惠比壽轉身走出去。黄云憋着笑看他們走出房間。

「已經很開心了好嗎!」建御雷叫道。

「在說什麼呢?」日和歪了歪頭。
 
「剛才,攻擊時的黄云像是人形的雷獸,我當時很震驚。激進者如果可以從妖怪中提取自身想要的力量,那其他人也可以加強自己。但事情並非如此,如果有異常強大的觀察者,那他或許是另一類不同尋常的激進者。黄云很像是這種情況,雪音也是。我認為妖怪不僅會被未知者吸引,也會被特殊激進者吸引,但對未知者會比較謹慎。我一直覺得奇怪,當我獨自一人時,妖怪們會窺視我,但不會靠近我,但如果黄云在我身邊,它們就會接近我。雪音不喜歡妖怪但雪女曾經拯救過他。雪女沒有完全佔有他,接管他的身體去濫殺無辜,那是因為雪音和雪女在一起時人類的善惡控制住了他們,就像黄云一樣?」建御雷興奮解釋道。其他人盯着他看。「惠比壽一定也是特殊的類型」

「說得對」惠比壽笑着說,「你們未知者確實比大多數人都聰明,其他人肯定想不到這些,只會覺得激進者是不穩定的,或者已經被妖怪摧毀了宿主的靈魂。就像人是由不同的神明挑選出來的,未知者生來就有被神明祝福或詛咒的力量」他咧嘴微笑,「與妖怪決裂是必然的」惠比壽轉身離開。

「等一下,為什麼要給予我這種能力?我可沒想要它」建御雷喊道。

惠比壽回頭。「誰知道神在想什麼呢?總有一天你會發現的」他聳聳肩。「邦彌,我們走吧」邦彌點點頭,與惠比壽一同行走。

「那個,邦彌桑是怎麼分清人魚和惠比壽桑的?」日和小聲地自言自語。

黄云看向建御雷,不知道該開口說些什麼,他不知道如何能讓他好受點。不管他說什麼,都改變不了任何東西,建御雷經歷過太多太多,那是他所知曉的最不為公平的人生。但與此同時,黄云為他能擁有未知者的能力而感到高興,即使半神的能力衰退了,即使他不在他身邊,這份力量也能保護他。他可以思念他並且哎他,因為他已經永遠離開了那個實驗室。

他這麼想實在太自私了。他應該希冀的是自己從未遇到過建御雷,從未看見他的笑容,那樣他就可以成為一個正常的孩子,過着正常的生活。

比起胡亂思索永遠不會發生的事,不如想想現在能為他做什麼。黄云迅速走到建御雷身邊。

「建御雷大——」他停頓了一下,迅速改口「建御雷,我們走吧?」

建御雷看着他。

即使被世界背叛,他也會站在他那邊。

黄云看得出來,建御雷在壓制自己的情緒,他的笑有點勉強。

「你不是得盯着點日和嗎?」建御雷對他挑眉。他說得對,作為日和的老師,黄云的首要任務是她,而不是建御雷。黄云點頭。

「是。……那建御雷呢,能戰鬥嗎?」黄云問道。

「我不想傷害你,所以我會小心的。我知道該怎麼行動」建御雷走了出去。

「什麼鬼,你們倆好蠢,明明只要接吻就可以了」小百合小聲嘀咕。

「小百合桑!」黄云苦笑不得。看來她是沒有完全看穿建御雷。

「媽媽!你在說什麼?黄云桑和建御雷桑是……」日和又困惑又尷尬。

「哦?你不知道嗎?這樣可不好,日和,作為下一任監護人你至少要知道你的班級成員都在想什麼。黄云愛上建御雷了」小百合的語氣過于認真。

「小百合桑!請不要到處說!尤其是日和醬!」他幾乎崩潰,他現在的臉肯定比日和連帽衫上的亮紅色更紅了。日和很驚訝,也跟著紅了臉。她緩緩轉身看向黄云。

「我...我不知道,黄云桑......」她吞吞吐吐。然後,腦子裡似乎觸發了某個開關般——「啊啊啊啊啊,老天啊!我早該發現的!你看着建御雷桑的眼神非常得明顯啊啊啊啊!」

黄云想在地上找個洞往裡鑽,他發出一絲慘烈的叫聲,然後抓着日和的胳膊把她拉出房間。

「小百合桑,我發誓我會報復你的!」黄云放聲喊道。身後傳來監護人爽朗的大笑。

------o------
「你現在主要的工作是製造護盾或結界,任意一種都可以。我不會讓你做複雜的事情。如果你能做你力所能及的事情會更好,但是現在,你只需留心觀察周圍發生了什麼。這只是一個學習過程,我不想看到你捲入任何不必要的危險中」黄云解釋道,他拉緊日和的膝蓋墊,不能保證夜斗和建御雷會爆發,她的膝蓋和肘部不能再受傷了。

「那黄云桑會一直陪着我嗎?」日和看了看那些拿着卷軸經過他們的人。她壓低嗓子,悄悄說「雖然建御雷說盡量不影響到你,但你可能還是使用不了能力。所以你應該留在我身邊,這樣我就可以保護你了」

黄云對她笑了笑,然後輕輕拍拍他的肚皮。

「日和,謝謝你的關心,但我和我的同伴可以處理,雖然他還不肯說為什麼他睡了那麼長時間」

日和撅著嘴,轉身環顧四周。

所有人四處奔波。日和的父親和一些強大的觀察者看管着學院裡的孩子。東出云町的每一個重要角落都是s級成員。妖怪們一旦入侵,就會迅速被機構的成員殺死或扔出去。

「我想知道雪音君和夜斗君有沒有事......」

「希望他們不要惹麻煩」

「他們會沒事的吧……」

建御雷在距離最遠的角落,黄云有点焦慮。

「妖怪正從南方靠近!」毘沙門的聲音在對講機中劈啪作響。

「這邊建御雷,他們從各個方向冲進來了,重灾区岩崎神社。監護人閣下,我要換位置嗎?」

不安……。自從建御雷成為“半神”後沒有一次任务是他們不在一起行動的,而現在他們分開了。一旦建御雷受傷……

「留在原地,惠比壽能應付他領域內的問題」小百合說道,「都給我做好準備」

「他們來了!」顏色各异的结界正在上升,他以前見過這種景象,但每次都使他措手不及。他們正位於內部防御圈,所以只能先靜觀,等待妖怪穿過第一層防禦圈,然後到達第二層,他們的任務是封印被困在兩層防禦圈之間的妖怪,迫不得已時可以殺掉它們。

「黄云,為什麼我們要讓妖怪遠離黄泉,它們層進去過嗎?」日和看起來既害怕又興奮。。噪聲此起彼伏,人們的叫喊聲和妖怪發瘋般撞擊結界的嘶吼交織一起。

「妖怪想要進入黄泉都是有理由的,我們只允許為伊邪那美提供祭品的妖怪進入,至於那些會壞事的,甚至想把伊邪那美帶離黄泉的,就需要我們清除了」黄云解釋道。安國寺方向的天空發着光,他轉頭看到一股雷電。黄云感覺到他的力量在一點點消耗。「他在做什麼......」黄云喃喃道。

「黄云桑感覺怎麼樣?」日和問道。

「還好」黄云低頭看着他的手。

「那太好了,或許建御雷學會控制未知者的能力了!」

地面突然震動著往下沉。「黄云桑,左邊!」她喊道。一只魁梧的妖怪沖出地面。日和迅速在面前豎起一道結界,阻擋了鋒利巨大的爪子。

「是化貓」黄云喊道。「收起結界,我來處理!」雷獸的力量聚集在他手中。

【讓我看看你有沒有進步吧,我的宿主】

黄云沖向化貓,輕巧地閃躲鋒利的爪子,雷纏繞他的身體,他的移動速度瞬間上升到肉眼無法捕捉的程度。短短幾秒內化貓便倒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日和,你能把這傢伙送到東出云町的邊界嗎?最好是你哥哥那兒」黄云從妖怪尸體上跳下。她點點頭,「了解!」

日和放下四周的結界,伸出了胳膊,她的眉毛緊緊地皺起。一個大的紫色球體包裹著化貓形成,升到半空,并朝正臣的方向飛去。

「黄云,已經一年沒看到你了,你還是和以前一樣厲害啊!」一個觀察者說道。

「一年?」日和問道。

「自從成為建御雷大人的激進者,我就很少上戰場了」黄云解釋道,「不過他很有上進心,他可以比我率先完成任務」

「黄云桑」日和問道,她看到毘沙門在空中倒跳,拉長的指甲分成三片,「毘沙門桑的半神是什麼?」

「鐮鼬」黄云回答。

「鐮鼬?就是把風當作刀具的妖怪嗎?」

「對。鐮鼬是像黄鼠狼的妖怪,它們被稱為“騎着沙子的惡魔”,沒有人確切知道它們的樣子。它們有截然不同的能力,用長爪子控制風力切割生物」

「所有人退後!結界重新升起了!」無線對講機裡傳出指令。

「回來吧」黄云把手放在日和的肩膀上,兩個人退回去。像彩色玻璃罩子般的結界慢慢上升。 妖怪們的痛苦嚎叫突然消失不見。

「那些妖怪都去哪兒了?」日和困惑地四周張望。

「自從所有的結界被破壞後,小百合桑和你哥哥就一直努力使結界恢復到原來的狀態并賦予它更多的用處。他們用了將近一周的時間來完成這種結界,現在一切都將恢復平衡」黄云撣掉襯衫上髒兮兮的泥土和妖怪的血跡。「這種結界非常難以改造,畢竟固定了數個世紀,它包含了太多元素。當你成為一名成熟的監護人,你也就能看到書上的所有符文和規律都被寫入了結界」

「黄云,你快去追,雪音失蹤了」惠比壽在他們旁邊着陸。血液浸透了他的褲子,背部的傷口觸目驚心。

「雪音失蹤了?」黄云驚訝地問道,「我以為只有夜斗會玩這種事……」他看向日和「你可以回到研究所進行搜索嗎?我要去見建御雷大人,讓他去找雪音」

「那我去了。或許夜斗君也能幫上忙。還有黄云桑,你還沒有改掉“大人”」日和轉身跑向研究所。黄云甩甩腦袋,趕往建御雷所在的區域。

建御雷俯身彎着腰,身旁是一隻四腳朝天的貉。

「建御雷!任務怎——」黄云匆忙地跑過來,看到他胳膊上的血延綿不絕地滴在地上,立馬僵住了。

【我不想傷害你,所以我會小心的】

「你……」他終於明白建御雷的意思,「你故意解開第二道封印,讓雷獸的力量壓制未知者的力量?」黄云低聲質問。

「哎呀,糟糕,被你發現了..」建御雷傻傻地笑著。

「一點都不好笑!」黄云喊道,「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更想用半神的力量,而不是未知者的,我不想變成怪物……」建御雷搖搖晃晃地站起來。 黄云上前撐起他,「我一直告訴你,你不是怪物!我馬上送你回去……」建御雷用血淋淋的手指緊緊抓住他的手。

黄云把建御雷放在診所的床上。「這邊需要一個監護人,馬上!」黄云大聲喊道,雙手壓著建御雷的傷口止住血流,他感到非常難受,他討厭看到這樣的建御雷,所以以後他會讓建御雷好好使用未知者的能力。

建御雷臉色蒼白,四肢發抖,黄云擦着他額頭上的汗,他聽說過半神解除第二封印的感覺,妖怪會試圖衝破所有封印并將半神的身體重建成自己的身體。所以在那個時候,建御雷正忍受著雷獸把他的身體撕開的痛苦。

「我會處理的,黄云請先你出去」正臣走了進來。

「為什麼?」在混亂中的黄云說道,他應該看着建御雷,「以前我都是,一直在這裡,縫合傷口的時候,重新封印的時候。為什麼要我出去?」

「請出去,黄云先生。請你參加雪音的搜尋隊」正臣把黄云推出房間。當門關上砸在他臉上時,他痛叫了一聲。

「黄云桑?你要加入搜索隊嗎?」藍巴,擅長封印的觀察者之一,她也像是被趕出去一般離開了隔壁的房間。

「我會的..」黄云喃喃自語。他轉身離開,獨留藍巴一人站在那裡。他飛快地在走廊跑起來。

「黄云桑!你過來看看這個!」日和說著,一邊抓住他的手,拽着他走。他們來到主教室,夜斗站在那兒以一種奇怪的姿勢伸展着他的手臂。

「夜斗,你找到雪音了嗎?」黄云問道。

「他就在這兒」夜斗回答道。

「嗯?」黄云眨了眨眼睛,他把目光放面前空空蕩蕩的空間。他再次眨眼,隱約出現了一個金髮男孩的輪廓,顫抖着,手裡攥着一張薄薄的紙張。「他在使用能力?」

「是的,根本猜不到他是怎麼做到的……」日和說。黄云走向雪音,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你沒事吧,雪音君?」雪音抬頭看向黄云,他的眼睛充滿了血絲,整個人處於驚恐狀態。

「這個,我拿到了」雪音拉過黄云的手,把握在另一隻手的紙張遞了過去。黄云瞥了一眼。

「你拿到藍圖了?這……你可能會有麻煩的!」黄云喊道。

雪音苦笑。

「使用雪女的力量可以看到封印上的漏洞並且破解,但是夜斗會看不到我。要不是你們所有人都在外面處理忙你們的事,我不可能有這機會」

「太魯莽了」黄云低聲說,「沒事吧?你看起來不太好,你是第一次使用這種能力吧。先坐下」黄云把少年轉移到了一把椅子上。然後拿出了無線對講機,「這邊黄云,我找到雪音君了,他在特殊課堂看書。接下來請交給我處理」

「建御雷桑在哪裡,你為什麼渾身是血?」雪音問道。

「那個笨蛋在診所,這些都是他的血還有妖怪的血」黄云不開心地小聲嘀咕。房間內的三個人都驚呆了眼。

「我第一次聽到黄云這樣說建御雷桑。他沒事吧?」雪音小心翼翼地向日和問道 。

「我不知道......」日和說。

「啊,我懂了」夜斗茅塞頓開。

「安靜一下,孩子們」黄云掃了一眼那三人。

「我盡可能複製藍圖。我不知道還有多少時間」雪音毫不遲疑地轉移話題。

「其實很容易辨認。謝謝你,雪音君。但是你的臉越來越蒼白了,不如我們帶你去診所」黄云擔憂地朝他伸手。

「我還好」雪音拂過他的手,黄云被異常冰冷的觸覺驚到。雪音站起身,「我只要睡一下……」雪音的肌膚變得比冰雪還要蒼白,他緩緩閉上雙眸,在倒地之時夜斗迅速抓住了他。

「雪音君!」

「雪音!喂,雪音!」

「馬上送他去診所!」
 

评论
热度(2)

© Dia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