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鱼

野良神,建御雷x黄云。=微博:不暝Uuk

【授权汉化】In The Land of Higashiizumo 10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8924677/chapters/30773535

《百妖之域東出云町In The Land of Higashiizumo》

Chapter10:暴風雨將至

他們現在還在辦公區,只要建御雷一有机会靠近就對他上下其手。黄云吓了一跳,還好無論是小百合還是惠比寿,亦或是周围的其他人都沒察覺到。唯一似乎有看这边的小福:「你和阿武平時都這樣,所以大家才見怪不見吧……」

不是吧。

如果继续放任建御雷牵着他的手不放,或是捧着他的臉頰不停輕啄。黄云覺得自己会丧失理智好幾個月。在公共場所里建御雷的兴致似乎更高。黄云的守護兽表示想要逃离陷入热恋的某人是完-全不可能的。

「黄云桑,怎麼了?」剛上完課的日和向他走来,黄云叹了口气,他并不想和学生說起自己所謂的恋愛日常,而且她還那麼小。哎,造孽啊……

「沒什麼,我只是一點小煩而已」

【然而事實上小朋友們都把你當話題女王了】雷兽吐槽道。

「請不要這樣,別擅自把我想成奇怪的形象」黄云喃喃自語。

「嗯?」日和歪了歪頭。

「啊沒什麼,我是在和雷·皇(雷兽的名字)說話」

「這樣啊。黄云桑,監護人可以成為半神或激進者嗎?」她問道。

「沒有這種先例,除非那位監護人平凡無奇就会有可能吧。而且即便那樣,妖怪也不敢對他有任何意圖,因為它們註定会失敗。」黄云對她微笑,他注意到一片紫色的花瓣落在她的髪頂,「怎麼会有,花瓣?」飄落的花兒映入眼簾,他迅速看往四周,大廳和天花板上鋪滿了綻放着花朵的藤蔓,一切植物的源頭是他們身旁課室的門。

「鈴巴!」兩人同時喊道,奪門而進。

巨大的蘋果樹和梅花樹下,七和雪音優哉游哉地看着書,惠比寿縮在罌栗花床上睡覺,梅雨在對還在釋放花朵的鈴巴說教,夜斗一臉生無可恋地任由櫻花花瓣把他淹沒,建御雷和一個永遠不会停下的茉莉花丛摔跤,而很顯然他輸了。

「這、這里發生了什麼?」日和問。

「他們——」建御雷奮力推開不斷纏繞的花丛,「剛才還在好好看書的」他發出一聲吶喊,撲向花丛,「雪音問鈴巴能不能製造一個輕鬆的学習環境」花丛像活着的動物朝他移動,建御雷摔倒在地,「這些東西一旦開始就不会停止了!」

黄云忍住笑。

「鈴巴只是照雪音所說的去做而已」日和指了指,「你看,雪音和七確實很愜意了,然後惠比寿也是,他應該是最舒服的」

「並不代表所有人都喜歡這樣啊……」夜斗幽幽地說道。建御雷點點頭表示讚同。

「真难伺候」黄云笑着說,「建御雷,茉莉花聞起來很香,会讓內心回歸平靜,夜斗君,能沐浴在櫻花里是件很幸福的事。梅雨桑,不需要再責備他了哦。」梅雨優雅地轉身离開,她的雙腳离地面只有幾英吋。夜斗和建御雷還在碎碎唸,黄云叹气:「日和醬,我要幫幫這位巨型宝宝,不如你先去休息一下吧。」日和點點頭,加入雪音和七的閱讀行列中。

黄云輕輕推着樹枝,繞着花丛走了一圈,在花朵散落了一地的角落發現了還在生悶气的建御雷。黄云掃視了一下周圍,確認沒人盯着他們,然後他也坐在地上,看着旁邊的建御雷微微笑着。

「還在生气嗎?」

建御雷一邊看着他一邊像個孩子般嘟起嘴。

「別這樣嘛。偉大的雷兽半神竟然輸給了花丛,它說“現在你要聽我的命令”!」黄云笑着。

建御雷更沮喪了,比起黄云的揶揄他還是更不喜歡那些花丛。

「如果你能冷靜下來,以後我会好好對你」黄云輕聲告訴他。他不想讓巳云、犀云還有乎云發現他已經更偏愛建御雷了,絕對不能被發現。

建御雷沒那麼生气了。

「我可以吃鯛魚燒嗎?」他興沖沖地問道。黄云笑着點點頭。

「我還有其他想要的,你可以給我嗎?」建御雷眨了眨眼睛。

「只要在預算之內」

「好,我冷靜下來了」建御雷深吸一口气,再慢慢呼出,「現在是繼續讓小鬼們看書還是教他們東西呢?」

黄云看到茉莉花以最美麗的方式開在建御雷的頭髮上,他真的不生气了。

「我想討論那個計劃,但梅雨桑在這兒…」黄云皺了皺眉頭,「她是天神大人的眷屬…」

「我差點以為她已經离開了」

建御雷轉身,那些茉莉花開始跟着他身後。黄云看了一眼花丛,他們令一片梅花辦順風飄出窗戶。

「這樣就可以了」黄云站起身,撣掉身上的碎屑,「鈴巴君,你可以先把花停下來嗎?建御雷大——」他差點咬破舌頭,「建御雷想討論那個計劃」

眾人轉頭看着他,惠比寿也醒了過來。鈴巴慢慢回收能力,樹干慢慢放下雪音和七,分散在教室的植物們紛紛回到鈴巴身邊。

「惠比寿今天上午和我談過,他也和信說了,我們必須把捲軸還給伊邪那美,不能再流失。」建御雷說。夜斗沉默地看着他們,臉色很差。「現在需要想的是有什麼辦法通過某隻妖怪,把捲軸送還到伊邪那美手中,但是畢竟是妖怪,不能完全信——」

「我去」

他們看向夜斗。

「開什麼玩笑!黃泉可不是隨便玩玩的地方,那是伊邪那美的地盤!你是找死嗎!」七喊道。

「很抱歉,我不得不讚同七的話。」惠比寿說,「夜斗,你也清楚黃泉是什麼樣子的,我們不能讓你走進伊邪那美的真實世界。她,以及那八個鬼巫女会比你在小黃泉里所遇到的恐怖一百倍,而且你還是個未知者,你就相當於自己走上了盛宴的銀盤,還是自帶調味料那種。所以你不能去」

「我……我必須去」夜斗閉上眼睛,「我的意思是,在所有人里我是唯一能去那裡的」

黄云看向建御雷。

「由我跟着這小子」建御雷說,「他想去是有原因的,這不是什麼壞事,而且,捲軸离他父親越遠豈不是更好」

建御雷的話挑不出任何不對,以及他確實是想去,那麼……

「我会支持夜斗君」黄云說。

「那是去找死!」惠比寿怒火中燒。

「不,不会的。只要我跟着他……」日和怯怯地說,但她的眼神充滿堅定。黄云的心跳到了嗓子:「不行!日和你不能去!作為你的教師我有義務阻止你靠近那裡,你要清楚知道你的身份,不可以!」黄云喊道,握緊拳頭。

「所以我才更要去!黄云桑,我只是個見習監護人,我也不期望自己有什麼作為,但是我可以讓夜斗平安回來!我希望夜斗活着,伊邪那美碰不到我的,所以我可以保護他。」她直視黄云。

「不管你怎麼說,我不能允許!你還不夠強大……」

「你明明知道我很強,黄云桑你到底在害怕什麼?」她朝他大喊。

黄云後退一步,像是被什麼蟄了一下。他必須告訴她了,如果他再保持沉默,她就会跟着去。啊,可是……即使說了她也要去吧。

「如果我也去?」雪音的聲音從角落傳來,「不是有個迷你黃泉嗎,我的雪女在黃泉里還算強的,在到達伊邪那美之前把他們隱藏起來,捲軸歸還後我会把他們帶回來。唯一的威脅時伊邪那美,但日和可以擋住她」

「雪音君……」

「我相信夜斗,他清楚自己該做什麼,我們会沒事的,黄云桑」雪音對黄云微笑。

黄云低下頭,緊握拳頭,他的指甲快要穿透皮膚,建御雷把手放在他的手上。

「黄云,對不起。」建御雷低聲道。黄云閉上了眼睛,「沒關係,只是我阻止不了她……」

「這会是一個理想的計劃」建御雷看向惠比寿,他點點頭,「如果黃泉的入口有任何危險,也能依靠我傳達給他們。但是正臣通常在門口站崗,雪音君,要騙過監護人的眼睛是不容易的,絕不能露馬腳。我会把你們移出学院一段時間,以防止日和被人懷疑」

「我來解決這個問題吧」黄云說。他本不想那樣做,但他不得已,「多年來,只要教学者認為合適的時候,就可以帶特殊班的学生离開学院,進行為期兩周的實習訓練。我們和上級的人提出這個請求,帶他們出去,我告訴小百合桑,日和強大到能夠牽制鈴巴,然後我們就可以順利出去了」

「沒錯。」惠比寿點頭。

「這樣就穩妥了。不過,那些人要是知道他們失蹤了,我們大家都有麻煩,到時就由我全數承擔吧。」建御雷說道。

「不,」黄云打斷了他的話,「我們兩人一同承擔。即使我同意了這個計劃,我還是感到內疚,而且日和醬是我的学生。」他咬了咬牙,說,「你確定要一個人嗎?」他神情沮喪。其實他不是完全想着要保護日和、雪音或是夜斗。如果建御雷再去做危險的事,他会难受至死。

「可以啊。」建御雷瞥了他一眼。

「我去通知小百合桑。也請惠比寿大人一起過來吧,兩個人的話会更順利。」黄云轉身走出房間,惠比寿跟着其後。


「你還沒告訴她么?」

「還沒」

「你清楚自己只是在拖延一個終究会被發現的秘密吧?」惠比寿整理着袖口。

「我知道」

「反正你才是她的老師,不是我。」他聳了聳肩。

他們敲了敲小百合的辦公室門。

「哇,Surprise。你們倆怎麼來了?沒課了嗎?」小百合脫下眼鏡。

「我們想帶孩子出去實習一周。他們就住黄云家裡了。」惠比寿帶着燦爛而親切的微笑說道。

小百合的笑容頓時消失。

「把他們從学院帶出去太不安全了,不是嗎?他們会招來很多麻煩,而且力量超乎想象。」小百合皺着眉頭,雙手合攏。

「實際上,他們都很聰明,很能幹。他們需要一個提升。」黄云解釋道。

「但是沒有“平魂”的干預……」小百合抬手捏了捏她的眉心。

「黄云的家不是和学院一樣安全嗎,它不僅离東出云町的結界更遠,而且周圍也住着很多高級成員。此外,還有你母親、你自己、以及你的姐姐壹岐香織設置的結界。」惠比寿笑着,給人感覺他體內的人魚又一次佔據了他。小百合頂了一会兒黄云,一種非常不舒服的感覺湧進他的身體。

「那好吧,惠比寿說了非常重要的點,我也認為讓他們多一些實戰机会是聽好的。如果東出云町沒那麼多規矩,我也会讓他們更自在。盯住所有人,尤其是鈴巴」

「是,小百合桑」

兩人低頭走了出去。

【別想不開,小鬼。我對抗不了她。】黄云的雷兽低語。

「我知道」
------o------
巳云、犀云和乎云決定在学院住上一周,相當於和那些孩子們交換房間。惠比寿的家本來离黄云的房子很近,他不需要住進來,但他帶了一個睡袋和他的睡衣,理由大概是:「她(人魚)從來沒在別人家過夜,她很想試一次。我能拒絕她的願望嗎?」於是他幫大忙了,惠比寿到來后,黄云讓他負責給孩子們補習,而黄云則帶着建御雷去實現之前承諾。

建御雷首先點了一份紅豆麵和炸醬麵。餐館老闆一邊給他們下單一邊說他很久沒看到他們了。

建御雷吃得很快,黄云只好不斷告訴他「慢點吃,慢點吃……」

鯛魚燒的攤主見到建御雷后決定給他打折,老闆很热情,但黄云不在乎。

「建御雷,我說過可以額外獎勵鯛魚燒,但不代表你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只能吃這麼多!」

建御雷噘着嘴,黄云皺了皺眉頭,「不行,不能再多了」黄云嚴肅地說。建御雷沮喪地接過一袋鯛魚燒。

他們進入到東出云町人煙稀少的地方,黄云笑道,「搞不懂你的舌頭為什麼這麼甜——」建御雷一把抓住黄云的胳膊,把他拉得更近,當嘴唇快要壓上來時他瞬間拉開距离,「你要幹什麼?我們現在在外面!」黄云壓低嗓音厲聲道,他感覺自己臉上着了火。

「嗯,可是這裡沒人。你說過你会給我想要的東西」

「什…你是指這個?」黄云喊道,「你不能——」

「那好吧,好吧,我們回家。」建御雷低聲道,看上去愁眉苦臉的樣子。黄云的心像是被什麼擊了一下。

【天哪,你們也太糟了,松鼠和鱷魚談恋愛可能都比你們要好】雷兽偷笑。黄云無視他。

「建御雷,」黄云笑着向他伸出了手,「我說過了這種事無需過問,有時我会覺得不太妥當,我還不習慣你過於亲呢的樣子,但是,我并不討厭。」黄云把手貼近他的手指,建御雷詫異地看向他,然後笑了起來。他們手拉着手走回去。

「他們都睡了。」惠比寿縮回他的睡袋里。黄云在房門外窺探,夜斗和雪音已經睡着了。他關上門,回到客廳的沙發上。

「你怎麼看待夜斗的父親,能猜到他的行動背後有什麼企圖嗎?」黄云問。

「很遺憾,我沒有任何頭緒,我對他的了解太少了。但是,如果他真的控制了夜斗,那他一定很可怕。黄云,有些事太過於詭異,我甚至想告訴小百合但是……」

「我明白,如果告訴小百合桑,我們就前功盡廢了。那夜斗,你覺得他如何?」黄云一邊說一邊玩弄建御雷的手指。

「很顯然,他還沒把全部情報透露給我們,但我確信,他不会殺了雪音和日和,他是個大好人。」建御雷笑了笑。他們坐在那裡,一陣沉默后,建御雷的臉色漸漸變得难看,他緊緊抓住黄云的手,他把頭靠向黄云,黄云轉過身,用雙手捧起他的臉。

「怎麼了?」

「我不知道,有些事情似乎搞錯了,好像有某種災厄即將來臨。我害怕失去你。」建御雷低聲說。「我哪兒也不去,我保證。」黄云深情地看着他。

「你的意思是?」建御雷問道,黄云點點頭,他向前傾準備吻上他。而就在這時,一股寒意竄進他們的身體。建御雷猛地轉過身去,環顧四周,仿佛在尋找什麼東西。

「建御雷?」

「空气和剛才不同,我問到了血腥味……」

「需要給小百合桑打電話嗎?」黄云走到電話前,還沒伸手夠到,家門就砰砰砰地響起。建御雷去開門,兆麻站在外面,气喘吁吁。

「有“S”級成員的緊急会議,請把惠比寿桑也一同叫過來,盡快」

黄云沒有遲疑,他走進房間迅速把惠比寿叫醒,「有緊急会議,我們地走了。」惠比寿跌跌撞撞的走出房間,兩條腿絆倒在門前,最後幾乎是由建御雷把他抬回学院。

他們到達后,身旁的小福看上去憂心忡忡。

「發生什麼事了?」黄云低聲問道。

「等会兒你就知道了」小福指向小百合。

「就在三分鐘前,九尾狐暴走了」小百合說。

他們瞪大了雙眼。一個月以來妖狐確實有蠢蠢欲動的跡象,但按道理說他們是不会暴走的。「完全不知道它們想要什麼,要到哪裡去。它們很聰明,比未知者更甚。」小百合看向建御雷,「東出云町要高度警惕,直到它再次被封印。如果它真的來到這裡,你們無論如何都要迴避,聯繫我或正臣,因為只有監護人才能壓制它們。建御雷,如果你看到了它,我知道弄很強,但別妄圖去招惹它。」建御雷點點頭,神情冷漠。

「兩分鐘后正臣会制定你們的巡邏位置。黄云、惠比寿,我要看到学生明早回到学院里,聽見了嗎?」

惠比寿低頭皺眉。

「了解,小百合桑」黄云點頭,同時握緊了拳頭。
------o------
「不能讓他們回去」建御雷走進客廳,「還記得上次發生了嚴重的後果嗎?夜斗的父親利用這個就会溜進東出云頂,不能讓夜斗和他見面。所以明天他們不能回去」

「我同意」惠比寿說,「九尾狐暴走的時間太接近我們的計劃,事情太過于巧合」

「小鬼們,要是想清楚知道什麼事就別裝睡了」建御雷朝着房間封閉的門,慢慢地,兩個房間的門打開了,孩子們走出來,看上去還很睏。

「九尾狐暴走了,我們要回学院去?」七輕聲問道。

「就是這樣」黄云告訴他們,「我們別無選擇,建御雷和惠比寿大人明天会告訴你們之後的計劃,在此之前先回去睡覺吧」黄云擠出微笑安慰他們,然後他看見一旁的夜斗臉色發白,眼中充滿了恐懼。黄云瞥了一眼建御雷,建御雷點點頭,他也注意到了同樣的事情。

孩子們不情願地回去睡覺了。建御雷和惠比寿討論了很長時間,黄云去了屋頂,然後他發現鈴巴就睡在屋頂上用植物把自己裹起來。

「雷·皇……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陷入這一切的?」黄云呼吸着夜晚的新鮮空气。

【……從那天我進入了你的生活,你的人生就一直走在不可逆轉的道路。神明喜歡觀察人類,我的主人也是】

「我,我討厭你的主人。他竟然把監護人當作是收藏品,我不能接受。」黄云閉上眼睛。

【我知道,但即便如此,他還是会存在下去】

片刻的沉默后,黄云緊抓自己的胸膛。

「我能感受到,有什麼東西要來了。請不要离開我,留在我的身邊」他懇求道。

【我不会再睡過去了,小鬼。即使你閉上眼睛,陷入永遠的沉睡,我也会選擇和你一起】

雷兽的聲音震耳欲聾,古老的殘忍的威嚴感,但黄云感到很溫暖。
------o------
「黄云桑!建御雷桑!惠比寿桑!」七的尖叫聲響起。

黄云從睡夢中驚醒迅速從床上爬起來,幾乎摔倒在地。鈴巴在攔住歇斯底里的七。建御雷和惠比寿從房間走出,他們環顧四周,似乎少了什麼東西。

「日和、雪音還有夜斗都不見了。」鈴巴說。

「我們都沒有察覺到這個異常。」建御雷扶着額頭,「是雪音,是他干的!我完全感覺不到他們的气息。那些笨蛋!七,捲軸被他們帶走了嗎?」七點點頭,她的下唇顫抖着。

「現在馬上進入黃泉!」惠比寿立即清醒過來。他們匆忙穿上鞋子,用手撥了撥頭髮。太陽還沒升起,天空一片灰暗。

「白癡,一群白癡!以他們的身手根本不能對付黃泉里的東西!他們瘋了嗎!」建御雷咆哮着跑向黃泉的方向。

「我們完全不知道他們已經出發了,必須再快點。」惠比寿從口袋里掏出匕首,拔出并刺入自己的後背,匕首順着背部的曲線一路劃過去,血液噴了出來,七驚叫了一聲。惠比寿忍受着傷口的刺痛,空气開始集中在他的周圍,變成波浪一般的東西,他整個人就像在海水中前進。建御雷也掏出小刀劃破自己的整條手臂,黄云憤怒地閉上眼睛,把雷力從身體里逼出來。

「鈴巴,帶上七!」

「不需要!我可以的!」七喊道,她閉上眼睛,翅膀從他背後長了出來。正在四處巡邏的人們發出驚呼。他們到達黃泉之門,門是開着的,很顯然正臣失責了。他們停在那裡,瘋狂地四處張望。

「日和!日和!」黄云喊道,恐懼蔓延他的身軀,「日和,快停下!你這是在干傻事!你不能去!」

黄云凝視着黑暗,忽然他看到了一絲棕色的頭髮,然後發現了日和。他如釋重負地鬆了口气,準備向前跑去。

「別過來,黄云桑!」她大叫,「不要過來!」夜斗、雪音也進入他們的視野。「我要走了,黄云桑。我們必須完成它。」黄云的胸脯劇烈起伏,他害怕得說不出話。

「嘖,臭小鬼們」建御雷咬牙切齒,「如果你們被吃掉了可別怪任何人!」

「黄云桑!我可以的!」她喊道,「請相信我!」

黄云無法相信。他知道,繼承了祖母的血緣的她,比起任何人都有實力,她会成為下一任監護人,他知道。空气中刺鼻的气味折磨着他。

「去吧!我会處理這邊的事情,保護好夜斗和雪音。」黄云喊道。日和微笑着,點了點頭。雪音升起結界,他們消失在黑暗中。

妖怪好奇地注視着他們,他們聽到了一些聲音。黄云沒有回頭,他知道小百合站在他的身後,日和的家人,天神和梅雨站在一起。

「你們在這裡幹什麼?」小百合厲聲問道。他們慢慢轉過身。她看了看他們的臉色,然後她驚恐地瞪大雙眼,「日和在哪?她在哪裡?夜斗和雪音呢?」

黄云抿了抿嘴唇,「他們進入了黃泉,然後你來了」

小百合震驚的看着他,正臣握緊拳頭想要打在他的臉上。

「你說什么……黄云?你為什麼不馬上求支援?他們一定還沒走太——」

「是我讓他們走的,我不打算其他人來支援。任何人去了那裡只会變成妖怪的食物和伊邪那美的玩物。」黄云一字一句地說道,他清楚自己罪孽深重。

正臣忍無可忍,而這時小百合突然抬起頭,她的眼睛只有純粹而可怕的怒火。黄云的呼吸被扼制,被一瞬間打倒在地,黄云才意識到那是她獨特的戰鬥方式,被她那標誌性的結界擊倒。他不能呼吸,在他身上,小百合的雙手纏繞在他的脖頸。雷·皇,在黄云體內翻騰,卻無法向他提供任何力量。時間只過了一秒,周圍的人仍然一動不動。

「你剛才說是你讓我女兒過去的?!」小百合歇斯底里,「你是故意這麼做的嗎!黄云,說話啊!」她吼道。建御雷才反應過來,瞪大了眼。「你!你是想殺了她嗎?我那麼相信你!相信你会照顧好她!你看着香織死去的事我都已經放下了!可是你……」淚水充溢她的雙眼,同時掐着黄云的手更愈加用力,。黄云抓住她的手,張着嘴拼命想要呼吸。

「放開他!」建御雷推開小百合。黄云喘着气,建御雷立刻把他拉進自己的懷裡。小百合喚出一層結界,圍在黄云周圍,他痛苦地倒在地上,抓着腹部,他感覺到雷兽在瘋狂地撞擊自己的內臟。「黄云!」建御雷大喊,他閃電般穿過了結界,黄云癱軟在地,他以為自己要被撕裂成兩半。

「你…你……建御雷,你居然衝破了我的結界,你應該無法接近它才是……」小百合目瞪口呆。

「你的結界的作用是隔絕任何妖怪,但是,我是未知者」建御雷冷冷地說道。

「小百合閣下,別這樣」梅雨擔憂的看着她,「別和建御雷打」

「那個小監護人,她有她的意志」惠比寿的人魚說話了。

「你覺得我還在乎嗎?日和走了,他們這些人——!」

「日和她很出色!有很多潛能!我們無法抑制她的成長,別再把她當作小孩子了!她很強大,夜斗和雪音也是。她清楚自己的使命,而且只有她能完成!小百合桑,你是東出云町的主人,清醒點!你不能總是困着她!」黄云大聲喊道。

建御雷伸出手臂擋在黄云面前,小百合站着不動,黄云希望她能明白。她慢慢嘆出一口气,然後看向建御雷,「你剛才用的是什麼能力?」她的聲音很沉。

「你最好別問」

小百合瞪了他一会兒,轉身大步往前走,「所有成員,馬上給我就位。梅雨,送七和鈴巴回学院」

「監護人閣下,恕我直言,我和七要待在這裡,直到見習監護人、雪音以及那個未知者再次出現」鈴巴平靜地說。

「隨便你。我已经無法干预你們了」小百合繼續走,正臣和他的父親緊跟隨後。天神也跟着出去,在他腳下的植物開始腐爛。建御雷開始瘋狂查看黄云的傷勢,梅雨叹了口气,她召喚出一隻水果妖怪遞給黄云,黄云感激地收下了。

「這將是一場漫長的等待」惠比寿喃喃自語。

评论
热度(2)

© Dia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