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鱼

野良神,建御雷x黄云。=微博:不暝Uuk

梦雷光

端木凌蓝:

建御雷神x黄云


@Dia鱼 的点梗但主要是我的私货(被打死)
我努力了qwq
建御雷神得了久治不愈却不知是什么的病。


巨型OOC预警
双相情感障碍pa(精神病pa)预警。


真的OK吗


那……祝食用……愉快






“别看……”


面前这个将脸埋于掌中的黑发男子努力躲闪着对面人的目光。
“明明无论如何都不应该落得这般下场……”


不要贸然靠近。发作状态。需要一个交流的突破口。
“您是否愿意从地板上站起来?这样下去您会受凉的,现在还是初春……”


浅金色长发的男子尽可能柔和又小心地向地板蜷缩的黑发男子伸出手。


尽管这样的场景他已经见过不少次了。


“喂,黄云。……我堂堂建御雷神,为什么无法使出自己应有的力量?!为什么?!为什么那帮人举起凶器的时候你不来帮我?!”
是在说刚才的药物治疗吗……确实那群男护在制服他时让他受伤了。或许该建议院方换种治疗思路。


那只伸出的手被窗外仅剩的一缕光映得有些透明,已经有些微微颤抖。那人,即是在自称“建御雷神”的黑发男子口中的“黄云”。这位被称为“黄云”的人,成为“建御雷神”的心理治疗负责人,至今已经第十五年。
可他并无把握何种回答可以令张口闭口称自己是“建御雷神”的男子满意。如果有,治疗也不会持续十五年了。
事实上他也只是个普通人罢了。
他至今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伸出的手在光下微微发抖。


可应握住这只手的人却根本没有从地上起来的意思。


他在脑内搜寻了一下男子要求的称呼。
“……吾主。黄云请您……”


猛然伸出并攥紧他手腕的右手有着惊人的力道。用力。前倾的时间没有,两副成年男子的躯体直接撞在一起。似乎忘记该怎么控制力道的“建御雷神”却像早已习惯甚至有些享受这种痛楚般,左手轻轻抚上那人淡金色的发。


他膝盖着地。初春的木制地板仍有渗入骨髓的凉意。


“黄云……”


淡金色发的黑瞳对上那双红瞳。他知道他应该顺从“建御雷神”的动作。黑瞳里一瞬间的慌乱迷茫变回平静无波。静等他继续他的话。


抚着发的手突然收紧。
“为什么是你!你明明跟那些人是一伙的!!为什么!!为什么不反抗我!杀了我!!!”


与这震耳嘶吼相反的是那双闪动的红瞳。和狠狠碾过浅色皮肤上横亘的伤疤的指尖。淡金色发的男子痛得微皱起眼。希望自己温和的态度能在忍过发作后,让他们之间能稍微和睦一点。毕竟自己是全职的,而“巳云”和“乎云”他们都是兼职的。


他默默受着那指尖带来的痛,并不打算接“建御雷神”的话。
因为那通常会没完没了。


而且还易引起……一场糟糕的性体验。
因为那在“建御雷神”和“黄云”的语境下是他的同居者。


没有得到回应的黑发男子定定地望向怀里沉默的淡金色。


那缕光落在浅色的发上。


随着呼吸微微晃着。


在那双红瞳里映成雷光。


“请您换个温暖的地方吧,会着凉的,建御雷神大人。”
话音落了,像先前将人拉入怀那般迅速地,他扶着墙让两人站起来。


攥着手腕把“黄云”领到那缕光下,他又大步去将窗帘缝隙拉开至肩宽,让那头淡金色笼在午后的斜阳里。


“黄云”猜自己大概像动画片中人物一般变成了豆豆眼,歪了头还冒出红色的问号。


他眨眨眼,顺从地站着,不知道这又是要出哪一招。


“黄云。你转一下,原地,转一圈。”


平视的角度让他看到那双红瞳里仿若闪着光。这断是无法拒绝的。


“好。”


像舞蹈演员一样他轻轻转了一圈,在那金色明光下。


淡金色的发丝飘旋起来,泛起层层不规则的光弧,耀眼如雷光滑过那发梢。


那美极了。
他上步,轻轻向那片光伸出手。
“黄器……”


却只抓住了那人浅紫色的宽大衣襟。


“吾主?您唤我?”


黄云自半空降下,回转身走近。


“您……又梦到什么了吗?”


他伸出的手还僵在那里,怔怔地看着面前皱起了浅色眉面露关切的淡金发男子。


“黄器?黄……云?”


“黄云在。您最近受梦的影响愈发频繁了。不如我们散步休息一下?


……您……还头疼吗?”


颅内确有某处钝钝地痛着。


建御雷神“嗯”了一声,皱着眉捏起黄云的一撮淡金色,在指尖捻了捻,对上黄云涌着忧虑的眼。


“黄云,给我下场暴风雨。”

评论(1)
热度(11)
  1. Dia鱼端木凌蓝 转载了此文字

© Dia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