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鱼

野良神,建御雷x黄云。=微博:不暝Uuk

月明

ID复活!建御黄云的热度上升了真的好欣慰,萌这对儿快一年了做出的贡献却比较捉鸡,所以决定微博和乐乎一起战!


cp:小建御×黄云(同人向ooc注意!)灵感来源于叶子大大的(夜袭)图

微博有原文,这是修改版。文笔略糟,意境略死,看官不满可黑,本人是越黑越变好。

(说好的雪夜吸血鬼paro一直好不了真是果咩纳塞!!

正文↓



  红色的梦境……

  不是

  那并非火焰,而是雷电。连绵不绝的金雷掀起了火海,吞噬了这片神域。最终,只留下残垣断壁。

  为何又是这里?

神器们的哀嚎尽数落入耳中,每个人都在奔逃,释放自己的痛苦,为来到这里感到后悔。那我呢?为何我没有任何感觉,甚至不知是为了什么而存在,有谁需要我吗?我想要守护谁吗?我是否也该投入火红的深渊,找寻那微乎其微的价值……

 

   自那天起,已经过了多久了……。几乎每晚,黄云都会被这个梦境所困,并不是他没有同情心,而是根本无法感到悲伤,因此在他必须麻木地陷进其中直到天明。

   缓缓睁开眼皮,脱离梦魇后并没有看到预想中的阳光,巨大恐怖的银盘依旧挂在窗外,月光冒着寒气投射进和室内,勾勒出障子门上一个小小的身影。

        没有任何迟疑起身走向纸门,也不管还披散着的长发和轻薄的单衣,跪坐于那个小小的影子前,侧推纸门,“少主……”

   眼前的孩童也是一袭白衣,在月下弱不禁风,那双清明的红眸散发出冷冽光芒,孤傲地使人难以亲近。黄云安静垂首,等待主人的命令,他似乎也习惯主人在夜晚突然出现在他的房门前,如若被其他长老们发现定是要指责不遵礼。

 “我睡不着,你来陪我……不许和其他人说!”稚嫩的声线带出不可抗力的指令,其实毫无威严,但跪坐着的人丝毫不怠慢,恭敬地答道:“是,了解。”

  

    高天原的夜寂静空旷,连夜莺也忙于安睡无暇观赏它的美丽。在这个既没有肮脏妖物也没有摄人野兽的神域,纯净美好,虚无幽幻,无际的星空让四周泛起深蓝,一切是那么的安静祥和。

幽静的清光洒落在小神明身上,圣洁而不堪一击。黄云与他静坐于缘侧上,小小的侧脸稚嫩可爱,这孩子很难得能如此乖巧宁静,白天时好动的小主人总能让自己疲惫不堪,不过这也难怪,有在照顾少主的就只有他而已。

 

  “黄云,我冷,给我过来。”

  “了解,我去拿件驱寒的衣物,请稍等。”

  “没听到吗,叫你给我过来!”

    ……

        直起身子膝行而前,轻轻把那孩子送往怀里。这孩子明明比非活物的自己要温暖得多,怎会感到寒冷呢?

        小巧的手砸向黄云以示不满,随后又放下。

        ……

  这孩子很可怜,自他于血泊重生以来,就不曾得到大家的认可。黄云自认为照看被他们晾于一边的少主是他的本分,而此事被老人们知晓后却是一通揶揄和申饬。

  〖神明非同于人类幼儿,汝不知这是在自作多情吗?况且神明神器之间本就不该过于亲昵。〗

  〖这不是你的工作,你必须有清楚的认知。让少主充分认识到他的过错是现在首要任务。〗

        〖需要你派上用场的时机还没到,在那之前就安分些别拖大家的后腿。〗

         ……

  而那孩子,面对劈头盖脸的谴责,从一开始的疑惑到内疚地接受,看着脆弱的小小的他为冰冷的土堆献上椿花,心中对他的怜悯愈加浓厚。然而因长者们的阻挠两人不能再有过多接触,这下小主人只能一个人玩了,他变得很不开心,便在某一晚突然闯进了他的房间大闹一场,黄云花了好大气力才在不吵醒其他人的情况下安抚好这番躁动,并承诺少主可以随时到这里来,身为从者他一直有求必应。

  怀里的扭动拉回飘远的思绪,他禁不住搂紧了点,感受着主人瘦小的身子,手心轻轻放上单薄的后背一下一下轻抚着……怎么又忘了呢,主人并非普通小孩,这种方法根本无法哄其入睡。意识到这点的他并没有停下,反而勾起了欣慰的微笑。

  “你在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他依旧笑着,摇摇头。

  “我问你话呢!快说!”

  “抱歉…我是在为能够侍奉少主而感到高兴呢。”脸上的笑意愈浓。

  “莫名其妙的家伙。”小拳头锤向了他的脑袋。

  

  深黑夜幕低垂,漫天星斗似乎变得触手可及。小神明终于困意泛起钻进他的颈窝渐渐入睡,就着搂抱的姿势蹑手蹑脚起身前往房间放下轻软的身子,为他合上被子后又忍不住细细端详温顺的小脸。这位小主人很令他挂心,在他还没成熟起来的今昔乃至于将来都会把他视为唯一的珍爱之物,然而,这是不被允许的。

  

       【吾身为君之所有,然,君愈为君之所有】

 

  拂去前额碎发,遵从内心祈愿悄悄印下一吻。


评论(2)
热度(26)

© Dia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