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鱼

野良神,建御雷x黄云。=微博:不暝Uuk

【授权汉化】The Land of Higashiizumo其二

In The Land of Higashiizumo(话剧×)的第二章,依旧是令人折服的信息量,感情线很不明显,十分折磨人的英语(ー_ー)!!想着讲了两章世界观设定差不多该进入正题了吧,但是这黄云要弯不弯,这阿武…好像没发育的样子,到底要不要OOXX了(误)

微博:http://m.weibo.cn/1901939693/4072160069386860
汤不热原文::http://carrotcouple.tumblr.com/post/156627364336/in-the-land-of-higashiizumo-ao3-kiun-has-four

《百妖之域東出雲町In The Land of Higashiizumo》

Chapter 2: 傳授

「嗚哇,這個很疼啊~」小福怨聲連連,小百合爽快地把針推進她的前臂。毘沙門、惠比壽和天神安靜坐著,惠比壽依舊不做聲,毘沙門醒着,天神不作任何反抗地躺倒在一邊讓針穿過他的腳踝。

「知道啦,小笨蛋。給我乖乖呆着止血,等將臣拿到止痛藥」小百合起身洗手。建御雷已經清醒過來,現在正仰躺在床蹙眉凝視天花板。旁邊的黃云松了口氣。

「我拿到止痛藥咯」將臣說「我們剛剛從平魂那裡得到一批……另外,這位姑娘似乎很想向大家道歉」

所有人轉過去面向站在那裡的壹岐日和,她緊緊拽住哥哥的袖子看上去很不安。建御雷坐起身子,黃云攙着他。天神也跟着起身。

「小日和?」小福轻声问道。

「我自作主張跑了出去真的很抱歉!我一定惹了不少麻煩!」她深深地鞠躬。一旁的天神笑了笑「你麻烦到的人只是建御雷和黄云,日和酱」天神温和地說。她抬头看了看建御雷和黄云。

「沒關係的,而且你會发現都是遲早的事…」黃云趕忙前去安慰她,趁建御雷還沒開口前盡量多講些正面的話。

「沒關係啊,畢竟你被未知者蠱惑了」建御雷喃喃道。黃云眨眨眼睛,他以為青年會對此事埋怨不休。「比起這個,令我奇怪的是你居然不會一線?」

「一線?」

「我之後會教你的,日和」小百合走到惠比壽面前檢查他的脈搏,惠比壽赤着膊肚子朝下趴着,忍受針貫穿到下背部。

「你還有什麼要說的嗎,日和?」毘沙門立起腳,抱着她纏着繃帶的胳膊離開座位。

「我覺得她應該還有」將臣說。

「之後再說吧」小百合皱着眉看向所有人,「先是止痛藥和營養劑」

「遵命,小百合桑……」所有人異口同聲道。將臣走向黃云遞給他裝有藥品盒子的塑料袋,黃云拆開盒子拿出鋁塑包裝的藥片將它溶解于水中,為了不讓建御雷的手臂拉傷便直接把那杯水灌進他嘴里。

「黃云,待會兒我有些話要和你說,可以嗎?」小百合慢慢將針推入惠比壽的靜脈,尓后看向黃云。

「當然可以,小百合桑」黃云扭頭應答,並未注意到建御雷臉上複雜的神情。

「那個縫合……這種程度的傷應該需要更多藥品,建御雷桑?你流了好多血,而且肌肉組織有撕裂的跡象」日和突然站到他的床邊。

「我還好,我是個半神,只要我體內的雷獸還想活下去就一定不會讓我死,我的身體已經基本被改造地適應雷獸了。即便我沒了四肢,雷獸也會幫我創造一個新的肢體」建御雷聳聳肩,日和瞪大了雙眼看着他。

「這——這不是和黃云桑一樣嗎?」她轉過身來看黃云,黃云搖了搖頭。

「我是被雷獸附身,我可以馴服它並且使用它的能力。這就是激進者」他解釋道。日和驚訝地把嘴巴張成“o”型。

「等一下,那麼建御雷桑的雷獸怎麼到他體內的?」

「之後你會知道的」將臣把手搭在日和肩膀上。

「黃云,跟我來」小百合示意他跟上,「我有重要的事要和你商討」

------o------

「呃……為何你也在,給我個理由?」

小百合問向緊貼着黃云的建御雷,他微微傾斜靠在黃云的肩膀上試圖平衡自己,由於失血過多的經歷導致他現在依然蒼白着臉。在黃云右手邊的是通常與天神一起工作的梅花木靈,建御雷擺着臭脸慢悠悠地移開被縫线的無力的手臂。

「我指派了些事情給黃云、梅雨和惠比壽,惠比壽還在昏睡中所以我只叫了他們兩個過來。如果你執意要呆在這,你就必須得接受任務」小百合盯着他的眼睛。她一直表現地像個女強人,當她進入松江和東出雲町,無論是會議內外或者是否處於平魂的管轄下,還是與她那完全不了解東出雲町的女兒交流時。而她在協會履行監護人的職責時,也是不可多得的中流砥柱。

「把你那些什麼都丟給我吧,我會去做的」建御雷也看向她的眼睛。

「我不是很信任你,但我還是繼續吧。黃云,梅雨,惠比壽以及現在的建御雷,這段時間內我想你們四人組成一個小組去傳授一些東西給我們那些特殊的成員。雖然通常是讓天神和其他觀察者負責這個,但是現在又必須要派一些人送往北部分區,很明顯,北部正面臨九尾狐妖難以抑制的局面」

黃云瞪大了雙眸,他聽到了九尾妖狐——被稱為最強的妖怪,熟知它的人少之又少,他們要麼死去要麼隱蔽了自身,因為它們是如此的強大而必須被禁錮在某個地方。

「九尾妖狐的強大是眾所周知的,所以他們希望立即能有一個可以超越它力量的新人」

「需要人類容器?這可能嗎?應該說這是被允許的嗎?」黃云驚訝地問。

「狐妖本來只是“A”級別的妖怪,而九尾卻是“S”級,它們有能力把整個世界掀翻」小百合聳聳肩,「然後,我會給你們每人一份名單,裡面有關於你們學生能力的資料包括日和的——所有已經自學完畢的監護人必須跟隨一名作為管理的激進者,我想把這個職位交給你,黃云」黃云猛地抬頭看她,小百合將名單和日和的資料一快遞給黃云。

「我?兆麻或邦彌不是更好嗎?我沒有待在協會所以并不確定那些教學方法,根本不可能去教監護……」他心虛地說道,即使他被視為最好的激進者,但其實他并不清楚在平魂里那些強大的激進者是干什麼工作。

「我選擇你是因為我想有個可靠的人能夠盡快讓日和適應這些。接下來是一個叫七的“天狗”女孩,她今年十三歲,原籍京都,那邊的激進者都有相當大份量的,她被派往這裡是因為她體內強大的天狗,原本她應該在北分部,但由於九尾狐妖,她被送到了這裡。惠比壽和梅雨開展了一些課程幫助他們了解一些東西,就像黃云和建御雷那樣,在這裡的人沒有誰是完全過着好生活的,每個人都有敏感且不易觸及的背景和過去」小百合解釋道,向他們傳遞七的資料。

「天狗?天狗通常不會附上人類吧」建御雷似乎對資料上的內容很感興趣。

「是這樣沒錯,此外,天狗一般是不會下山。在鞍馬山,僧正坊的家正好坐落在七所在的京都附近,而史實中確實有出現過天狗激進者。在正常情況下,天狗不會附身于人類除非它們像其它神靈那樣因信仰缺失而面臨衰落,天狗附身于七可能意味着下一個僧正坊的誕生。令人猜不透的是,它居然從山上下來了,城市的空氣對於天狗來說應該是極不純淨的,所以我們有理由相信天狗已經被削弱地相當嚴重了,才不得不附于人類」

「因為某些原因它們沒能留在山上,這個問題困擾了几位平魂的高層領導。反正最近发生了太多奇怪的騷亂。下一個是,名字叫雪音的雪女激進者」

「啊!那孩子。他是怎麼被雪女選上的?她們太危險了一旦被激怒……」黃云緊皱眉頭。

「我們也不曉得,他拒絕告訴我們。他是在冬天的藏王山被發現的,簡單來說,他遇到了雪女,我們沒有任何有關他父母或家庭的消息,而且他不會說話,故事結束。他還在學怎麼控制自身的雪女更不用說是馴服和使它沉睡。雪音的身體現在被臨時囚禁,几個星期后或許他學會如何控制她,或者是他被侵蝕,然後整個平魂被雪覆蓋」黃云点点頭。

「雪女不會在監護人面前做任何事,應該說她無法動彈,小百合閣下」梅雨開口說道「另一方面我確實很不喜歡雪女,她們會使我的樹枝和花全是寒氣」

「是的,她不能做任何事…我希望在发生這種事之前雪音趕緊學會如何控制她」小百合整理着她的文件然後拿給其他人,「令人奇怪的是,這裡頭還有個夜童」

「夜…夜童?小百合桑?」黃云問她,建御雷也同樣困惑。

「嗯,他們非常罕見,他們是妖怪和人類的混血兒,是一種高級妖怪。这种生物一般不会出现,除非其父母一方非常強大。而且,另一位必须有足夠的忍耐力去承受那個孩子的出生帶來的壓力。他的實力位於高級妖怪與激進者之間。由於各種各樣的原因,當下其實還存在有除激進者外有着更加恐怖精神力的人類,半神只是最近出現的一群,妖怪會喜歡人類是因為妖與妖之間相互克制。甚至在“A”級妖怪或人類的雄性也會出現夜童」她的講述讓黃云驚掉下巴,而建御雷有些氣惱。

「你說那是雄性?」他說道。

「高級妖怪都有足夠能力去改變一個人的身體,你應該比任何人都清楚,建御雷君」建御雷蹙額,臉色開始變差。

「對…你說得沒錯…」他喃喃自語道,黃云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

「總之,那孩子叫鈴巴。是一棵櫻花木靈和一個未知者的孩子,他們死的時候他才五歲」小百合讀着那張紙的內容,「他的母親和其他木靈撫養了他几年,然而,相當大數量的木靈消失了,包括他的母親。他們发現他時他還在尋找他的母親,當時他就在青森縣弘前市的櫻花樹。人們在教育他時发現了一件事,那就是他脫離人類群體已經有十三年了,他表現地完全像只木靈。作為一個未知者的兒子他應該是智力超群,我們教不了什麼,只能教他怎樣作為人類,以及他的極限,他自身的能力。啊,等等,說錯了,應該這麼說:我們在研究他的極限是什麼。平魂肯定希望他能加入我們」小百合向梅雨点点頭,梅雨微鞠一躬。

「我會的,小百合閣下」

「最後的最後,我們要討論最多的,但不是很重要的就是,我們的新未知者,夜斗」小百合朝建御雷笑笑,他差点沒忍住罵人。

「我要走了」建御雷憤然起身。

「那好吧,那根據我的計劃我會把他交給黃云」小百合隨意擺弄她的美甲。已經走到門口的建御雷一愣,轉身。

「我會把那只熊孩子調教成可以被平魂接受的人,就算是用武力」他快速說道。

「但是你得很努力呢,建御雷君」她咧嘴邪笑。黃云也忍不住笑出聲,小百合真的很會說服人,即使建御雷知道自己被耍了,他也不會拒絕。「我會給你們每人发送更多信息的。好了,黃云君,帶建御雷回家,他需要休息」小百合朝他們揮手告別。

「是,小百合桑」黃云拉住建御雷的手,將還在擺臭臉的他帶了出去。

「你看到沒,看到沒!她騙我讓我去教那個未知者!」惱羞成怒的建御雷朝他大聲喊道。

「是是,我看到啦,建御雷大人」他溫和地回答,繼續拉着他走出協會。

「“大人”?你再叫一遍?你昨天才去掉敬語,用很隨便的語氣和我說話!」黑髮男子像個孩子般抱怨。

「那是昨天。我可以問一下您為什麼突然做出這樣的決定嗎?明明我可以替您承擔的」黃云看向正在癟嘴的雷獸半神。

「因為,他是未知者!我不會讓你碰到他,一丁点兒都不行!那種東西很危險!」他瘋狂地揮舞手臂。

「啊…是,謝謝您的提醒,建御雷大人」黃云意味深長地看着他。

「我…我是想說…我不喜歡他…他有些不對勁。他身上有股血腥味」他咕噥着,抓了抓後腦勺。

「幹這行的人不是都有血腥味的嗎?」黃云好奇地問。

「他們……但這小鬼就是不好」建御雷歎氣,「算了。我餓了,去吃早餐吧」

------o------

「早上好,我們將作為你們生活在平魂期間的老師,相信你們被分到這個班時就已經了解了。我的名字是惠比壽,是個半神,今年20歲」惠比壽坐到那五個學生面前。

「我叫梅雨,是梅花的木靈」她笑着,鈴巴也朝她綻開明朗的笑容。

「我叫黃云,是激進者。有什麼問題或是感到煩惱的地方都可以來找我哦」黃云歡快地介紹自己,希望能將他身旁那人散发的怨氣驅散一些。然後他們紛紛看向建御雷。

「名字是建御雷,我完全不想來教你們,都給我放尊重点」

「別理他,他心情不好」惠比壽揮揮手「這個協會以及我們這些依賴協會生存的人都處在一個名為“平魂”的組織管轄之下。這個組織是人們深思熟慮后才建立起來的,比起那些江湖騙子邪教好多了,不僅僅在日本,它同時也被全世界所認可。它的作用就是處理一些妖怪及科學無法理解的事件。為了能活下去,你們需要了解一些重要的事,比如在這片土地生活的生物的等級制度。黃云,你來說一下吧」

「那麼,首先,這個層次相當重要,一定要記住它,這可是生存必備。排名最低的是“D”級和“C”妖怪,然後是普通人類,普通人類中有觀察者、激進者和半神。再然後是“A”級和“S”妖怪,以及最後是位於最高等級的,神」黃云拿起筆在白板上板書,日和趕忙記下筆記。七舉起手。

「是?七?」

「那未知者和夜童呢?」七歪了歪頭。

「這個問題提的好,然而我也不知道。我們沒有給未知者排名,他們的力量是無止休的,但是正如他們被賦予的稱號,人們對其知之甚少,儘管對他們的研究已經持續了几個世紀。至於夜童,他們的力量強弱往往取決於他們的父母,所以他們也沒有具體的排名」小百合那次說明后他自己去做了份調查,他翻查了大量的書還去請教了將臣的老師嚴彌。「梅雨閣下會給你們解釋的」

「我不會討論任何妖怪,所有你們從小就聽說過的妖怪構成了龐大的學科,你們以後都有機會學到。所謂觀察者就是能用肉眼看到妖怪的人,他們要學習的東西就是封印和驅除的術。世界上有不少觀察者,也許一百人當中就有六十人是,但其中只有二十人能真正看清楚妖怪而不是僅僅察覺到一点兒蹤影。激進者與觀察者相似,與觀察者不同的是,他們可以用手觸摸並且擊退妖怪。如果妖怪入侵了他們體內,他們可以制服或殺掉它并獲得力量的使用權。人們往往以為妖怪可以佔有任何人,但在現實中,他們只會看上激進者。至於半神,那是個很難以說明的話題,但我還是會說点基礎的給孩子們。半神是身體里封印着妖怪的人類。某人在封印妖怪時,往往會使用一種容器像是盒子或陶罐,半神的封印就在刻他們的骨髓。他們的身體被迫改造以適應妖怪,這個過程絕不愉快,几乎沒有半神可以熬得過去便魂飛魄散。當半神需要用到它們的能力,他們就得破壞眾多封印中的第一道,也就是說他們可能要通過使用利器劃開自己的身體來破除封印,比如說“祝刀”。一旦他們運用了妖怪的能力,就必須再次用從神社儀式取來的“圣線”加強那一道封印」

雪音一陣惡心,臉色发白。日和舉起手。

「是,小監護人?」梅雨輕輕問道,日和看上去有很多不解,她搖搖頭,說道「這不會對他們的骨骼、肌肉和神經造成永久性損害嗎?那樣真的很危險,不是嗎?」她偷偷瞥了一會兒建御雷的手臂。黃云眨眨眼,看來她對建御雷特別感興趣吶。

「那是普通人類才會這樣。半神可以迅速愈合,甚至再生。他們體內的妖怪會強制他們活下去,因為他們即使是死了封印也還在那,妖怪也會隨之死亡。因此,當他們使用力量,妖怪就會向他們補充血液,修復斷掉的骨頭,治愈肌肉撕裂,修補神經甚至是重新長出四肢」

日和有些恐懼地看着梅雨。

「接下去。有關監護人,他們的職責是守護黃泉之門,小日和,你也是。這就是為什麼會產生出家族。每一代至少有一次機會可以和神明交流,他們的能力被神明直接賦予。然而家族里的監護人和被指定的激進者都被隱藏起來,他們的家人其實并不知道」

「夜童就是兩個不同物種交配所產生的孩子,他們通常是高級妖怪或是非常強大的激進者。他們所繼承的能力其實不同於他們的父母。給你們一個忠告,不要想着去面對夜童的陰暗面,你永遠都不知道他們能幹出什麼」

「就像那孩子?」七指了指鈴巴。當他們所有人走進教室時都盡可能去無視他正在做的事,他盤腿坐在他的座位上,身上覆蓋着一層淡雅的光,小花朵和藤蔓長在他的四周,一只小鳥落于他肩膀。

「是的,就像是鈴巴。最後,我想談談關於未知者」梅雨瞥了瞥夜斗。

「正如其名,他們是不可而知的東西,妖怪卻能立馬識別出他們。在過去几個世紀里,每个未知者都是一切力量的结合体。一些人通过绘画产生妖怪,有的人将它们控制,亦或者是杀死,有的人利用它们的能力去对付妖怪,他们被认为是不死的,他们还可以变身,还有些人他们……」

黄云注意到梅雨的目光突然射向建御雷,但在下一刻转向了七。黄云想起他之前的猜测。

「…他们甚至會俘虜妖怪的心」

黄云歪着頭,有些困惑。好奇怪的能力,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們之所以能夠區分出未知者,是因為他們被確認為妖怪的同時又有製造結界的能力,一般來說只有監護人才會製造結界以及對某個不會使用盾的人施法讓他服從于他們」

「那結界和盾有什麼不同?」

「很不錯的問題」惠比壽回答道,「盾是觀察者為守護某物而製造出來的,盾無處不在,為了防止隔墻有耳這個教室也不例外,同時也不能讓夜斗君再次施法——」

「切」夜斗低聲咒罵。

「—當然還有很多作用。至於結界,可以把它看做是成千上萬的盾鑄成的堅固的墻。如果你處於結界中,除非你用自身的力量去打破它,要麼你就老實遵守結界內的規矩。監護人和未知者可以毫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製造它,但是它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會殺死觀察者,因為那東西實在太複雜了。那種知識并不能融入人腦,但是對於他們來說確實簡單的如同呼吸」

「現在由老師佈置作業,我們會把一切教授給你們,同時也會盡量額外給你們補習不同的課程。黃云會去給日和單獨授課,根據傳統,監護人的老師是激進者。日和醬,不要跟任何人提起你從黃云那兒學來的東西。小百合也會重点輔導鈴巴,鈴巴君請放心,你和她在一起一定會有家的味道,她會教你怎麼在人類世界生活。我會親自照顧七醬和雪音君,黃云也會留意你們兩人,以及夜斗君,你要好好跟着建御雷」

夜斗和建御雷四目對視,黃云注意到建御雷染上陰影的臉,咬着嘴唇。黃云走到一邊輕輕地掰開他緊鎖的手指。建御雷轉過身看着他,臉上是驚訝的神情。

「這些是你們的書,但是首先,我們會給每個人展示平魂白天的樣子以及教一些處理妖怪的規定」惠比壽点了点頭,示意他們跟上他。

------o------

「到頭來,就只有七和日和聊過天呢…」黃云歎了一聲,拿起從小賣部買來的日式炒麵麵包開始吃起來。

「那是因為日和醬她啥都不清楚,而積極的七讓已經學到了很多。那個叫鈴巴的小孩也還真是奇怪」建御雷翻了個白眼,把麵包里的生姜挑了出來。

「您怎麼看那個夜童?…等等,裡面的食物都得吃掉」黃云拾起被放一邊的生姜,重新塞進建御雷的麵包。

「你聽我說,我之前見過一個夜童,可她是個非常普通的人類。…我討厭吃姜,別逼我」建御雷緊皱眉頭,「話說我們為什麼要在這裡吃廉價食品?」

「都吃掉。您沒聽到梅雨閣下之前說的嗎?夜童是各式各樣的」黃云聳聳肩,「在這裡吃是為了能立即填飽您,今天家裡沒人做飯,所以并沒有什么晚飯。我們趕緊吃完,然後回家騰出車子给乎云,他也要趕來這邊工作了」黃云抬起下巴意味深長地瞥了一眼生姜,建御雷感到一陣厭惡,把摘出來的醃製生姜又全部塞回嘴裡,然後開始乾嘔,他趕忙抓起水杯就往嘴裡灌。黃云盯着他看了好一會兒。

「真的好惡心……」建御雷抱怨道,黃云发出輕笑。

「那您為什麼這樣做?」黃云繼續笑着問他。

「因為我不想讓姜毀掉麵包的味道」建御雷說完,開始咬他的日式炒麵麵包。

好幼稚,但是,又那麼的可愛。黃云神情地想着,一邊看着建御雷把麵包吃完。

他們吃完晚飯回到東出雲町。走進他們安靜的房子——并不是尷尬的沉默,而是一直以來的舒適、平和的沉靜。

【…他們甚至會俘虜妖怪的心】

梅雨閣下的那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黃云轉身剛想朝建御雷開口,卻突然落入了一個年輕的懷抱。黃云能感覺他的心臟快要跳到嗓子眼

怎麼了?

「建御雷大人?」黃云有点不知所措。

「你認為我能做到嗎?」他的聲音很低沉。

「什麼?」

「教育那個未知者…我很不喜歡他,黃云。他給我的感覺很不好」他的手緊緊拽住黃云身後的襯衫,黃云的心被融化了一点,他猶豫着舉起一隻手,落在建御雷的发頂。

「你會沒事的」黃云安慰道。

「你怎麼知道?」

黃云見他又再次嘟起了嘴,笑了笑說「因為我相信你」

我會成為你身邊唯一永遠信任你的人。

然後傳來大門打開的聲音,黃云被嚇一跳,推開了建御雷。

「你倆終於回來了?我得趕緊,要在大監護人炒我魷魚前去到那兒」乎云說。

「注意你的口吻」黃云厲聲說道。

他轉身看向經過他身旁立於房門前的建御雷,盯着那背影好一會兒,建御雷走進屋。他突然感到些許不安

「建御——」他停了下來,瞳孔猛地放大

十年前,他得到了身體內這隻“A”級雷獸並且使它陷入沉睡。七年以來他第一次感到極度的不適,陰森的不祥之音漸漸爬上他的皮膚

有什麼正在接近……

评论
热度(5)

© Dia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