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鱼

野良神,建御雷x黄云。=微博:不暝Uuk

【授权汉化】In The Land of Higashiizumo番外

原文地址:
http://carrotcouple.tumblr.com/post/159079897001/in-the-land-of-higashiizumo-ao3-kiun-has-four

这次是日和的视角(其实我在四月份已经汉化好了就是懒得上lof((逃




《百妖之域東出云町In The Land of Higashiizumo》

Chapter 2.5:監護人

日和的家人在松江市管理着一家專門為有困難的兒童所建立的學院。但儘管在松江生活了15年,她從不許在沒有哥哥或母親的批准下到城外遊蕩。家教,以及除了學院內的孩子便沒有其他朋友,日和幾乎不知道如何作為一個普通人去生活。即便她有互聯網,也僅是這樣而已。

她當然想要出去,當然會好奇,但是哥哥告訴她,她不能,她還沒準備好。實在是令人搞不懂……但她相信她哥哥,她也做到了,也許比起父母她更加信任自己的哥哥,既然哥哥這麼說了那肯定是對的。 時不時來到這個學院的孩子或資助者是她唯一接觸的“外界”人,然而,那些孩子們卻從來沒有對她說過外面的事,資助者也只是對她笑笑,而且每當她問問題的時候,他們都只會敷衍。

「然後呢你要把你的第三跟指頭放在這裡」日和正在向文巴解釋她不知何時從圖書館要來的吉他教程。日和并不知道怎樣彈吉他,但是互聯網就可以了。


‘Weijhii?還有其他的? 真麻煩 ’日和聽到了她媽媽突然放大的聲音。


日和轉過身。天神——其中一位資助者示意她母親降低音量。她眨眨眼睛,無論何時媽媽的話總是有點不可思議。不過……日和聳聳肩,每當母親在和資助者談話時都不會讓日和聽到的,有時她哥哥也會加入談話。

「日和姐姐」文巴拉了拉她的袖子。日和回頭看着女孩,「那些就是今天要來的新孩子嗎?」日和轉身看到一群孩子被一個員工帶進衛生區。 有五個孩子,其中三個看起來像六七歲的樣子,一個看起來像有十幾歲,而最後一個看上去比日和還要年長。忽然他轉過身,儘管他沒有在看日和,但她發現了那清澈地令人匪夷所思的藍眼睛。日和感到自己的呼吸堵塞在喉嚨裡。

他的眼睛沒有任何感情,像是死人的眼睛,讓她無盡地發冷。

文巴輕輕地把吉他放在椅子上,去抓住日和的手把她拉往衛生區的方向。來到這裡的孩子都是未滿十八歲且都有過最為悲慘的經歷。曾經一個女孩說她眼睜睜看着父親殺了母親。一個男孩告訴她,媽媽把他鎖在一個衣櫥裡了五天。 還有個男孩告訴她,他繼父侵犯了他。所有那些可怕和噁心的過去都會在學院裡愈合。然而自從她見到那雙眼睛,她便知道他們無法拯救那個男孩。

文巴推開門把日和拉進來。里邊只有四個孩子,那個有着恐怖眼睛的黑髮男孩不見了。文巴把日和拉到一個金髮男孩身邊,然後拽着他的袖子,男孩轉過身來,日和驚訝地看到了一雙橘色的眼睛。

「小哥哥,歡迎來到學院!文巴很希望我們能相處哦!」文巴莞爾。

「呃... 好,好啊。你叫文巴?」他問道,似乎不怎麼感興趣。文巴和日和都習慣了,來到這兒的孩子最初都冷冷的。

「嗯! 你叫什麼名字呀?」文巴問道。

「雪音...」他回答道。

「日和,文巴,晚飯已經可以了哦 」哥哥正臣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啊,那麼,回頭見,雪音小哥哥!」 文巴握住日和的手跑向正臣。正臣突然抓住了日和的肩膀「日和,不要再在沒有我或者爸爸媽媽在身邊的情況下跑來衛生區」他在她耳邊低語。 日和看着他,臉上充滿了困惑。又是一道限制,她曾以為隨着年齡的增長限制也會減少,事實卻並沒有,他們仍舊會這樣。她皺着眉頭,最後還是點了點頭。

「那我們走吧,文巴醬,我想吃完飯后去看螳螂大人呢」日和對小女孩笑笑, 文巴一蹦一跳地和日和一起走。

~o~

「Weijhii」日和用着筆記本電腦上的語音探索,找了一段時間什麼結果都沒有。她歎了口氣,倒在床上。又是無聊空虛的一天,除了母親留給她期限為明天的數學作業以外。 為什麼她的家庭這麼奇怪? 互聯網上的人經歷了各種各樣的事情, 電視劇和動畫中都是正常人應有的正常生活。但偏偏是她被困在學院裡。 也許,小福明天就會來,雖然她不是小孩子卻非常活潑開朗,日和很喜歡和她在一起。「或許那是一種方言吧」日和想「不過被困在這裡的話,根本不可能知道任何方言呢」

「日和?」有人在敲她的房門,那是哥哥的聲音。日和從床上彈起來,打開了門。「你看起來相當無聊呢」她哥哥笑着。她皺了皺眉,他是認真的嗎? 她早就已經無聊好幾年了。「呃,我有些話要和你說,應該說是媽媽有些話要告訴你,但她現在很忙。我會很快講完然後趕去工作 ,我能進來嗎? 」正臣問道。「當然」日和返回房間,哥哥關上門。他們剛坐在舒適的椅子上,她哥哥便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紙。

「我們的家族長久以來都被委託了你不知道的重任,但是明天你就會知道真相了。明天媽媽爸爸和我會告訴你我們家的事」哥哥解釋道。 日和不解地看着她的哥哥。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她的家族除了是邪教組織外還有其他身份?(誤) 「最後強調一點,從現在起,你要盡量避開今天來的那兩個孩子身上」她哥哥遞了兩張照片給她。日和低頭往下看,其中一個是雪音——之前她和文巴見過的男孩,以及藍眼睛的男孩。 日和抬頭看着她哥哥。「為什麼?」她問道「我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她皺着眉頭。 「我知道你不知道,但是你要聽話,好不好?」哥哥揉了揉她的頭發。「不要太晚睡覺哦,清楚了嗎?」正臣對她微笑,然後起身離開了房間。

晚安。日和又回到她床上了。啊,哥哥把口袋裡的紙張留下了,上面畫滿了塗鴉,都是日和的一些課程和幾個食品的名稱。她把紙張放在桌子上,然後注意到這些塗鴉似乎組成了一串字母‘Jiānhùrén’。 她站了起來,這絕對不是什麼方言。她又打開了她的筆記本電腦,日和照着字母念將它輸入搜索,要是能知道是什麼語種就好確切拼寫了。日和把電腦放下,蜷縮起身子,壓擠着眼睛,希望自己能睡着。

叮!

日和在夢里聽到异常清晰的聲音。

叮!

‘你被選中了,你将無法逃脫这命運。’

兩個截然不同的輪廓,黑与白,被光芒所籠罩。

叮!

一雙明亮的藍眼睛。

‘醒來!’

‘日和!’男人尖叫着。

日和瞬間睜開眼睛,她體內的每個細胞都處於戒備狀態。然後她聽到一個很小的聲音,日和猛地從自己床上跑到窗戶邊,將它推開。花園裡有一個身影跑來跑去,藍色閃爍在月光下,日和拿着一雙襪子跑出門。當她走到大門的時候,她拉上襪子伸腳進鞋然後跑出去。她看到那男孩爬過牆壁,往另一邊下去。

「等 等...... 我不能一個人出去... 我不可以 ... 即使深夜里沒人知道」她聽到了牆另一邊低沉的咒罵,於是她暗暗決定什麼。她伸手去夠到牆的頂端,手指幾乎抓不住它。非常非常地艱辛,她把自己拉起來,她在牆頂上呆站着。她感到一陣寒氣從身上穿過,似乎是前面那道墻傳來的。日和突然吸了口氣,跳到牆的另一邊。 冰冷的空氣像波浪一樣擊中她,她立即後悔自己只穿着睡衣。她抬頭看,看見遠處有一個人在跑,她皺起眉去追着他跑。當她剛抵達某條大道時,覺得自己撞到了一堵棉花牆,還沒來得及感到驚訝就被某種力量拉到另一邊。

她看到的是純粹的深淵,她發現哥哥和母親經常去的那家公司不見了,只有一片破損嚴重的樓宇房屋,還有奇怪的沼澤和四周瀰漫的霧。日和只在歷史書中看到過這些古老的廢棄房子。地上爬着各種各樣不知名的生物,日和發出一聲尖叫,快速後退。恐懼窒息了她的肺,她只知道一件事,她必須趕緊回到學院,回到她所熟悉的一生中唯一的現實。她轉過身,只見那些鬼正對着她,它們高亢地嗥叫,她立即跑向另一個方向,速度超出了她的極限。正當她快要摔一跤時,她看到了從未曾見過的美麗的雷電在她面前閃爍。 只見兩個身影披着雷電,然後她再次聽到了夢里的鐘聲。騙人的吧! 那是在夢里出現過的…… 太刺眼了,他們一定是極其強大的人,日和也不明白她會這樣認為。炫目的閃電慢慢暗下來,她看清了兩人的臉。

「日和醬,你在這兒做什麼呢?」黄云問道。她記得這兩個人! 他們是學院的資助者!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了?

「黄云桑?建御雷桑 ? 」日和向他們確認了一些事情,他們也如實說明了。日和艱難地嚥下一口唾沫,試着回答黄云的問題「我在追着一個藍眼睛的男孩...... 但是現在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日和現在一提起他,就有種奇怪的感覺。

「你確定?」突然,建御雷貼着她的臉盯上她的眼睛。日和垂眸,側過身子。「 她中邪了」

中邪? 這是什麼意思? 黄云說出了她的困惑。

「Weijhii很容易蠱惑沒有盾的人,看來日和醬還沒學會一線啊。黄云,那個Weijhii應該就在附近,我們去會會他吧」建御雷說。日和很困惑了,她不能理解建御雷所說的,好吧她再怎麼想也是不懂。

「Weijhii?那是什麼? 」日和站起來,把自己拍乾淨。她的好奇心總是越來越強。

「傳自中國的事物。他們不但能控制妖怪肆意去殺害人類,還會試圖打開黄泉之門,讓更多妖物湧出。人們實在無法定義他們,所以才稱其為“不得知之者”,明白沒?」建御雷看上去有些不舒服,他凝視着遠方。但是現在她急需知道她在哪裡,這不是夢,摔倒時會痛,這顯然絕對不是松江市。

「我到底在哪?這里不是松江吧!」 日和很想搞清楚。

「哦呀,小監護人你沒注意到嗎?這裡是黄泉之門的暗影地帶——東出云町,百妖徘徊之地。在松江生活的人沒有經歷過這個吧,不過也只有東出云町才一直這樣」建御雷嗤笑她一臉茫然的樣子。日和忍住想回他臭臉的衝動。等等,剛剛他說了哥哥寫下來的那個詞,所有的疑問都將揭曉嗎?

「監…監護人?為什麼這樣叫我?」日和盡所能正確念出這個單詞的發音.

「就是“鎮守之人”的意思,自古以來你的家族就置身於這個職責,你很快就會接替他們了」黄云解釋道,與建御雷不同,他的聲音更加親切溫柔。黄云瞥了眼建御雷,就在這時,日和注意到了他的胳膊。 她猛地瞪大眼睛,體內某種本能甦醒。

「あの,建御雷桑你的手!要趕快——」日和慌慌張張地伸手去觸碰那血跡斑斑血漬、被殘酷撕裂的肌肉組織,她有點想吐,但也使她着迷。

「我很好,我是半神。不用問了我現在就說,就是神的意思沒差,有只妖怪植入了我的身體內,它叫雷獸,黄云是激進者,他也有近似的能力只不過他可以控制它。還有一些人叫觀察者的,他們可以看到妖怪并且封印它們。如果你還想知道更多,去問你媽或者你哥,他目前也是監護人。還有現在,要麼你跟着我們,要麼你回去。我們一定會抓住逃跑者的」建御雷有些生氣,他不太喜歡應付她。

日和花了點時間整理他所說的話,逃跑者? 是指她在跟蹤的那個男孩? 她又一次覺得有必要去見見他。

「我和你一起去!」

「嘖,她還是這樣。我不知道那些Weijhii受到威脅時最後還能不能控制他們的能力。黄云,你陪着她,我要在那傢伙壞事前捉住他,還有提醒一下監護人」建御雷再次被閃電覆蓋了,黄云拿起對講機。

「......Weijhii蠱惑了壹岐日和。正臣君我現在和你妹妹在一起,請不用擔心,繼續你的工作。建御雷大人會處理這事的」日和驚住了,哥哥? 她聽到哥哥不是很好的聲音和無線電波的嘈雜聲交織在一起。日和縮了縮身子,他肯定生氣了……

「走吧,日和醬」黄云告訴她。日和眨了眨眼,然後點點頭跟着白金髮的資助者。突然,她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叫喊,黄云在她旁邊守着。閃電橫跨天空。

「給我下來,你個菜鳥!你想獨自試試我的雷獸嗎?」日和聽到了建御雷的聲音。當他們到達時,建御雷正牽制着那個藍眼睛的男孩。日和想要立刻衝上前。

「放開我,你這半神!去死吧!你們根本什麼都不懂,你們不知道作為Weijhii的我——」建御雷狠狠得替他,男孩大叫着。忽然日和感覺到她的血變冷了,她感覺到空氣中夾帶有靜電。

「別讓我再一次……」建御雷的臉色很難看,有點嚇到她了。黄云粗暴地抓住她的胳膊,把她推到身後。天空發着光,就像白晝一般明亮,雷電擊中了地面,地面在她的腳下搖晃。「你才是什麼都不懂。你不知道同時作為半神和Weijhii的那種痛苦。閉嘴!我要帶你和那女的回學院去。給我起來,我不想強迫你」那黑髮男人的聲音中透着令人顫慄的憤怒。

「你說你是Weijhii?你不是有靠——」藍眼睛男孩想要反駁,然後日和發現自己正往前走,很想把那孩子從建御雷救下來。

「小鬼,你沒聽說過除了我以外的個體雷獸半神吧,這就是為什麼我是唯一一個被植入雷獸還能活着的人」建御雷的聲音終於停了下來,而且奇怪的是那男孩也隨之消失了。日和踉踉蹌蹌站起,忽然間清醒無比。

------o------

「你太亂來了,日和!感謝伊邪那岐,你沒事真是太好了!」哥哥把她拉進懷裡。她終究是中邪了,當然這並不是她的錯。「來吧來吧」哥哥拉着她,「你得向所有人道歉」日和迷茫地看着他,「跟我走吧」日和跟着他從房間裡走出來,在走廊里她注意到了那個藍眼睛男孩,夜斗。被一個名叫嚴彌的資助者領着。日和不敢再直視他的眼睛,只是看着他走過身旁。

「日和啊!」男人的聲音響起。

她停下來,轉身,她的心跳異常清晰。日和握緊拳頭。

沒用的,你已經沒有在中邪了,別再想奇怪的事了。

日和轉過身,繼續走。


------o------

「……日和你說錯了,正確的拼寫其實是‘Weizhi’,‘Z’只聽起來有點像‘j’ 」正臣邊說她邊做筆記。

「嗯,謝謝!」日和開心地笑着。













评论
热度(2)

© Dia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