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a鱼

野良神,建御雷x黄云。=微博:不暝Uuk

【授权汉化】In The Land of Higashiizumo其三

原文地址:
http://carrotcouple.tumblr.com/post/159079914736/in-the-land-of-higashiizumo-ao3-kiun-has-four

没想到已经三个月了,因为一般在微博活跃所以很少来这里……。其实章四也已经弄好了如果懒癌不发作应该能尽快核对好放上来。








《百妖之域東出云町In The Land of Higashiizumo》

Chapter 3:妖之心



「黃云,我想讓你來照料這個學院的新人」小百合把他拉到辦公室的窗戶邊俯瞰前面的花園。花園沒什麼人,除了一個黑頭髮的男人站在中央盯着地面看。

「為什麼是我,小百合桑?我并不是學院的受訓者」黃云有點擔心。

「他是我們最新的半神營救計劃,根據實驗室的記錄,他從兩歲起就一直在那個地方接受研究。黃云,我不知道他怎麼活下來的。 15年.……小福她在實驗室呆了三年,接受了兩年的治療才勉強能再次說話。他就是雷獸半神」小百合歎了口氣,黄云轉身看向她。

「雷獸半神……那…可能嗎? 」黃云驚訝地問道。

「因為他不是普通的小孩,他被送來這裡是因為我是唯一能約束他的人。那男孩仇恨着這個世界,如果他願意會把所有的東西都燒毀,他不能這樣做的原因是因為我在他身上裝了至少十五種不同的結界。我已經封印了他的能力並且加固了結界,這樣他就不會傷害任何人以及自己。那個男孩再也沒有活着的感覺,我希望你重燃它,黃云」小百合歎了口氣,揉着她的太陽穴。

「我不明白......如果他只是個半神那您為什麼要封印他的能力 ? 你已經設置了結界以防他傷害自己,那就沒有必要去封印了不是嗎 ? 」

「黃云,那孩子是個未知者」小百合輕聲說。

「未知者?」黃云喊道,身體顫慄了一下。「小百合桑,我不能照顧未知者!半神是一回事,但是未知者……我做不到! 」

「冷靜,這就是我不建議你太過于親近他的主要原因,他的力量一旦封印,他也只是個很純粹的十七歲小孩。我讓你照料他因為你是世界上唯一願意和雷獸相處的人,你同時也在照顧你的表兄妹,所以你也是知道如何照顧一個需要幫助的人。他不能留在學院了,他會被殺的」 小百合轉身看着黃云的眼睛。黃云嚥下一口唾沫,感受到形勢的嚴峻。

「我明白了......」黃云說,「請給我一些時間和我的親人們談談」

「如果你需要的話就去吧,我可以親自解釋的。現在要做的是盯着他,了解他,他只是個孩子,一個弱小的、恐慌的和曾遭到迫害的孩子」

「嗯......小百合桑,他叫什麼名字?」黃云問。

「我們花了一段時間才了解到他的名字。我們試圖找到他的家人卻只是知道他的母親是單身并死于疲勞過度。他的名字很還挺適合他的,還給工作時的我們添了點有趣的感覺,他叫建御雷」小百合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向她的桌子。

「建御雷...... 」黄云輕聲對自己說,他看向那個男孩。黑色的腦袋動了一下,然後抬起, 空虛無神的紅瞳對了上來,黃云突然感到一陣窒息。男孩盯着他看了一會兒,然後再看向地面。 黃云曾聽說過,來自里世界的人都可以一眼認出未知者,傳言說只需要看他們的眼睛就行了,而你總能被他們吸引。「小百合桑,你能把他的檔案給我嗎?」黃云轉身問道。小百合朝他笑了笑。

「在這兒呢」她把文件拿給他。

------o------

「黄云,黄云,醒醒!」惠比壽把手放在黄云臉前,黄云放下筷子,很吃驚。惠比壽靠在座椅上,「你是在聽我說話還是在擔心建御雷能不能處理好夜斗君現在的教學」惠比壽笑了。「呃,我很抱歉,惠比壽大人,我在回憶起幾年前小百合桑和我說過的話,以及我的擔心不是沒道理的,建御雷大人沒有人們想象的那樣堅強。如果由我來看守他而非結界,我想我會很樂意」黄云把筷子撿起來。

「你不覺得你有點低估他了嗎?人的潛力是無限的。不管怎樣,你沒時間去擔心他,你不是還要給日和上課嗎?」黃雲皺了皺眉頭。

「是的,我會教她怎樣作為一個監護人」黄云夾起一片醃菜咬着它,「我不確定自己能否做到......我已經把一切都計畫好了,她可是要繼承小百合桑的人,我不知道我怎樣才能成功」

「沒事的,她可是有監護人的血統,即使你可能教得不好,她還是能把那些知識撿起來的。 她和她哥非常像她祖母,就像我聽說的那樣,雖然只是聽說,但我們都知道他們的祖母是最強大的監護人。黃雲你可以的,總得先踏出第一步嘛」惠比壽安慰道。黄云吃着他最後一口飯點點頭。

「謝謝您的建議,惠比壽大人。我想先去看看建御雷大人,但不會干擾到教學的,然後我就去找日和醬」黄云站起來,拿起托盤。

「他們可是未知者,你不會想到,當你站在那兒之前他們就能注意到你了,還會讓你摸到門?」惠比壽從黄云身後問起,黄云踉蹌了一下。

「啊,沒錯...... 我忘了......」黄云轉過身去看嘲笑他的惠比壽,當惠比壽微笑時,黄云總是很謹慎。其他人看他覺得像正常人一樣,但東出云町的人都知道,惠比壽是唯一的人魚半神。這世上從未有過人魚激進者,直到人們發現惠比壽體內被封印了五百年的人魚。人魚和惠比壽都處於機穩定的狀態,他們還彼此分享知識,惠比壽也因此擁有古老人魚的智慧。此外,除非他的心臟被刺,他的頭被切斷,否則他基本上是不死的。他打架時的力量也不是開玩笑。當惠比壽微笑時黄云不斷地提醒自己,他正看着一個像梅雨一樣的知識份子,也許他正看着這個人是人魚,而非僅僅是惠比壽。「那我給日和上課去了」黄云放下託盤,然後去了教室。

他不建議我去見建御雷大人,那好吧。黄云打開通常用来用于監護人教學的房間。黃云吸了一大口气,房间很大,相當地空曠,房间的角落有张桌子、两把椅子和一块白板,但除此之外,大部分地方都是空的。我能做到吗?他問體內的雷獸。没有回答。在前天晚上感受到那種不祥後,它又再次沉睡了。

「黃云桑,你在這兒啊」日和的聲音從他身後流出來。嚇一跳,黃云趕忙轉身。「我想練習一下讓自己不那麼緊張所以就想早點來,不過你已經在這兒了……」日和尷尬地笑了笑。黃云點點頭,讓日和走進房間。

「那我們現在來重新介紹一下自己吧」黃云走向角落的桌子,日和快步跟上他。日和站在座位前,顯然感覺太尷尬了不想坐下。黃云示意她,她猶豫了一會兒坐了下來。「早些時候你只知道我是個資助者,其實我有在這個學院工作。這里被稱作‘壹岐問題兒童學院’,實際上它是由一個名為‘平魂’的組織所建立的機構,像這樣的機構遍佈全球。我是這個組織的雷獸激進者,也算是激進者當中極少能夠和妖怪成為朋友的。我一生都會在東出云町」他說完,看向日和。

「啊,好的」日和拍一下她的大腿 「我叫壹岐日和,我應該是個監護人,第三監護人目前還在,我對于一切只有空白,所以黃云桑可能得從頭開始教我」日和悄悄地說。「這沒關係,日和醬。如果你能想到一些小問題,請隨時來問我,我可以回答的,其餘部分我們都會在課堂講到」黄云從他外套里拿出一小塊筆記本。

「嗯……那這樣的話,你能解釋一下東出云町到底是什麼地方嗎?我以為離開學院的話外面還是松江」日和皺着眉。

「如你所知,在公元2011年,東出云町與松江市合併。它之前一直是個獨立區,也沒出現過人類不小心踏進去的情況,因為東出云町由監護人管轄,是黃泉之國的境地。只要日和醬你不離開這個學院,一直陪伴着你的母親和哥哥,他們致力於保護像你這樣能看到“那些”東西的人,同時阻止了來自東出云町的視線。我們離那邊太近了,我們可以看到存在于不同層面上的事物,東出云町正是這樣存在於不同的次元中。當前由你母親和哥哥照看的結界一直比較完好,從北部湖的邊界、松江市的東部邊境到南部的岩坂神社和西部的安國寺。

「啊,原來是這樣,這裡確實有很多大的神社......」日和拖着下巴若有所思。

「是的,但對于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是東出云町里那家用於祭祀伊邪那美大人的神社」

「我明白了...... 那麼監護人到底是什麼呢黃云桑?」日和問道。

「監護人是黃泉之門的守護者。你聽說過類似天堂之門守護者的東西嗎?你的家族守了幾個世紀,確保沒有真正危險的東西進入或出來,神賦予了你的家族這樣的能力,然而這種能力顯然有條件和限制,假使某位監護人離開東出云町一個星期甚至超過一分鍾,那他就會死,這就是為什麽你要一直留在這個學院,整個人生卻只有家庭教育,日和醬」黃云用一種溫柔的語氣說完這一切。日和臉色變得很不好。

「也就是說......我永遠不能去另外一個國家或者長途旅行?」日和低聲說,看起來很害怕又很沮喪。

「是的,我也對此感到遺憾。不過你的家族不是的唯一的守護者,世界各地都有黃泉的入口,不僅是日本,其實像這樣的家庭比你想象的更多」

「嗯…」日和盯着她的手沈默了一陣子,「話說為什麽我們使用的都是中文的術語?」她終于抬起頭,眼睛裏藏着亮光。

「它們是由說漢語的人創造的,而且大多數是會講漢語的日本人。因此,我們要堅持這種傳統,即便更多的術語也正在產生」黃云告訴她「還有什麼問題嗎?」她搖搖頭。

「我可以確定其他問題會在課程上得到解答」

「那麽,現在開始來了解作為監護人的基礎能力吧」黃云放下他的筆記,開始他的第一次培訓。

------o------

「和其他人一起上普通課的話我該做些什麼呢? 」日和向黃云問道,他們正走向那個被分配給夜斗、雪音、七和鈴巴的房間。

「你要學習各種不同的妖怪,包括如何制止他們以及封印和驅除的術」

「哦,原來所有人都可以封印和驅除......不只是觀察者」日和若有所思地說,一個小小的紫色立方體在她手心旋轉。黃云強忍笑意,惠比壽說得對,日和的掌握比預期要更快。 雖然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但她的力量自然而然地就會來到她身上。

「完全正確,而觀察者僅限於封印和驅——」腳步停下,黃云警覺地環顧四周,他聽到了可怕的叫聲、咒罵和哭泣。有什麼墜毀了,前方一團塵埃。日和與他對視了一眼然後跑向那個教室。教室外面是一群好奇的孩子在圍觀,而裡面,夜斗躺在桌子上,手裡是破碎花盆的碎片,建御雷在一旁站着摩拳擦掌,他周圍是一簇簇閃電。鈴巴緊握着書架在哭。

「哥哥…姐姐……他們對你做了什麼?」他木架旁啜泣。

「哦,你想走是嗎?呵呵,你解除了結界?你以為你能和我抗衡嗎?你現在連能力都無法使用,你這個死小鬼」建御雷大吼。

「我有的可不單單是那些!相信我,你會後悔我出手的!」夜斗咆哮着。

「他們在做什麼……」鈴巴持續在哭。

黄云的眉毛一下下抽动,在他思考前他已经大步走向建御雷,狠狠给了他一记爆栗,同时日和也冲了过来一把抓住夜斗的手臂給他來了個過肩摔。

「您以為您干了什麼,建御雷大人!」黄云差点没崩潰。

「黄云……!」 建御雷吓了一跳,然後低下頭,觉得很羞愧。「對不起,我答应過你今天早上的课會沒事的,但事情不太順利。」

「他們在做什麼……」鈴巴的嗓音就像被砸碎的玻璃。

「您還記着真是太好了,建御雷大人」黄云直截了當地說。他轉身看到夜斗痛苦地倒在地板上,日和在夜斗上方,似乎很想道歉。「還有你,夜斗君。我不知道你想做什麼但你不應該在這個機構里搗亂,有三位監護人和十位“S”級的成員,別再做任何傻事」黄云說完,突然他記得有個人一直在大驚小怪,但已經沒人再說話了。黃云環視一周「鈴——咕!」話語被切斷,風吹進了他的肺部。他迷迷糊糊聽到日和的尖叫,夜斗和建御雷驚恐的喊聲,現場中有幾個孩子在害怕地哭喊。眼睛終於能看清了,黃雲發現自己被困在樹中,完全動不了,然後他注意到建御雷、日和及夜斗也被樹根纏住,鈴巴的臉因憤怒而扭曲,「鈴巴!冷靜點!我會解釋——」樹根開始收緊,黃云噤了聲。

「黃云桑!建御雷桑!你們就不能用雷燒掉這些樹嗎?」日和哽咽。

「然後讓他更生氣?當然不行!小百合桑說永遠不要接觸夜童的另一面,就像我今天做的那樣!」建御雷喊道。

「那怎麼辦!這些東西越來越緊了」夜斗近乎崩潰,奮力掙扎着。

「我會試着讓他冷靜下來的」黄云急切地說,這並不是他第一次嘗試了。「鈴巴,你還沒聽我們解釋呢!你不該突然襲擊我們的!我們是你的朋友!」黄云感覺到他的骨頭周圍的壓力嘎吱嘎吱地有所放鬆,他知道他成功了。夜斗嗤之於鼻。

「朋友?算是吧!」夜斗露出不屑的笑容。

「建御雷桑!你的縫合快不行了」日和喘着氣說。黄云轉過身,是的,樹根的壓力正在擰傷了他的手臂。建御雷通常用長袖襯衫或者外套遮住胳膊,即使這樣他們也能看到血液開始滲透他的衣服。

建御雷咬牙切齒:「雷獸變得好吵……」

「鈴巴君!」梅雨幾乎從門外飛過來,快得就超乎想象。惠比壽跟隨在她後面,七和雪音從他身後往這邊看「立刻停下來!」鈴巴轉身看着她,,眼睛迷惑地掙得極大,突然間,房間里充斥着藍色的光,樹根漸漸萎縮最後消失不見。眾人落到地上。黄云感受到了雷獸的力量突然消失了。

「梅雨,我覺得你的學生今天應該在花園上課,我不會讓他攻擊任何人」小百合厲聲說道,當她走過惠比壽時,她轉過身看了一眼夜斗,「至於你這位年輕人,從第一天起你就引起了不少麻煩,並不是說沒有預測到,但不要讓我使出用於對付上一個來到這裡的未知者的結界。相信我,你會後悔的」黄云看到建御雷低頭皺眉,夜斗退到一邊,縮減了距離。黄云平息了一下自己,悄悄向建御雷伸手想要檢查他的傷口。「至於那些打架打得很好的人,就是日和,七還有夜斗,惠比壽,教他們把那些用到外面的妖怪上」黄云眉毛一揚,據他所知,小百合從不參與課堂上的任何教學。「雪音將會在大黑的訓練館學習戰鬥技術」黄云開始慢慢卷起建御雷的袖子檢查鈴巴造成的傷害,小百合轉頭看他,「黃云,用這個把它縫起來,既然封印沒有北破壞那我就不用親自動手了。哦,你在這裡啊文巴,你能否帶雪音去訓練館呢?」然後小百合離開了,所有觀眾都跟着她。梅雨把鈴巴從房間裡拽了出來。惠比壽朝他們笑笑。

「看起來我們有得玩了,阿武君,黃云君。黄云能帶我們的學生出去嗎?」建御雷轉身看着黃云,黄云注意到他的眼睛沉悶至極。七和夜斗跟着惠比壽出門,日和短暫凝視了黃云和建御雷后也跟着他離開了。

「您沒事吧,建御雷大人?」建御雷抬起頭看他,然後搖搖頭。黄云皺眉看着黑長髮的男子大踏步走出房间。

------o------

「這個,」惠比壽舉起小百合給他的一張紙條,「是一張御札,是揖夜神社的護身符,據說它會保護你免受惡靈的侵犯。現在我就來說說你們要做些什麼,這些御札是特地用來訓練像你這樣的年輕人,驅除妖怪時你會用到它。但比較幸運的是,因為有小百桑的結界,你們要驅逐的妖怪距離我們不超過500米。你們的任務就是帶着御札,直接把它放到妖怪的眼睛上。我們會給你們所有人安排不同的妖怪,切記不許使用自身的能力。日和醬,你對手的是河童,七你將面對一只風貍,以及夜斗君你要對付一只波山」

黄云握着聖線用牙齒咬斷一小節,同時也想把手臂上破裂的肉一塊咬下,當然他沒有那樣做。他以前也給建御雷縫過傷口,但出於某種原因,他不敢看他的胳膊。他感到憤怒,也對自己很惱火,更搞不懂鈴巴。他們現在在東出云町的某個部門,小百合分別為新的平魂成員提供了訓練。

「我想你們都知道河童是什麼,就不解釋了。至於風貍,那是一種像小獾的生物,許多人誤以為是狸,它的動作像是猴子一般快,而成年風貍可以飛。它的樣子就像是一只水獺身上長着豹子的斑點」惠比壽看向七,她點點頭。他再轉向夜斗,「波山,就是這個」惠比壽示意他們所有人轉身。那邊有一只巨大的彩色公雞,頭頂上長着亮黃色的海綿體。它一呼吸腳邊的地面上縈繞着綠色的火焰。夜斗的下巴都要掉下來了。黄云聽到一聲竊笑,他抬頭看建御雷,建御雷似乎很開心。黄云咧嘴一笑,他也記得這只波山。

「把御札放到那東西的眼睛上不可能吧!它那麼大還會噴火!」夜斗大罵。

「是啊,所以你得小心咯」惠比壽爽朗地對他笑,笑容不減的黄云也麻利地把針扎進了建御雷的皮膚,隨後雷獸半神發出痛苦的呻吟。「再告訴你吧,上一個未知者用不到一分鐘就把這傢伙放倒,而且他身上的結界和限制比你的還要多」惠比壽補充道,瞥了一眼已經消停下來的建御雷。黄云第一次見識建御雷扳倒波山時,他也是驚歎無比,建御雷的表現完全不像是一生將被鎖在實驗室裡的人,那些人即使是渴望死亡也不會做出什麼魯莽的事,他們也許是為戰鬥而生的人吧。夜斗向建御雷投射一道簡短的怒視。

「那麼現在我們開始吧?七,從你開始,可別忘了使用你自身的能力是犯規的哦」

七嘗試了三次才爬上那個柔軟生物身后的樹,她試圖抓住它的尾巴不料卻絆倒了,然後她開始追着她跑,就像在追一只松鼠。訓練完成后,她坐到惠比壽旁邊,滿身是紫色的刮痕和淤青。

日和是下一個。他們所有人都用一種近乎敬畏的眼神注視着她,她徑直走到河童所在的水域,直截了當地把河童從水裡拽出來,再把御札放在眼睛上。日和站起身子,把濕透的頭髮往後退,最後走向他們。夜斗小心翼翼地挪到了一邊。

「她簡直不是人......」夜斗喃喃道。

「拜託,我懷疑她已經聽到了」七投給他一個眼神。黄云已經縫好了傷口。

「已經可以了,建御雷大人,如果現在您願意的話——」

「太、太厲害了,日和醬!」建御雷突然變得激動,然後快步走向濕漉漉的監護人。黄云眨眨眼睛,他很確定建御雷對于任何一個學生都沒什麼興趣,他稍作了一下思考,日和確實也對建御雷表現出一定的興趣。好吧,他們年齡相符、強大、聰明、相貌也很好。也許,建御雷會對日和有浪漫的想法。很好,非常好,日和可能也會是建御雷的靠山。

然後他很快意識到……

可我以為我才是他的靠山。

嫉妒了,是嗎?雷獸的聲音在他的腦袋裡迴響,在他清醒后便消失了。

嫉妒……嗎?黄云瞬間否認,不可能。

「夜斗君,輪到你咯」所有的人都看向夜斗以及噴着火焰吐息的波山。惠比壽笑得有些沒心沒肺「小心點夜斗君,我們這裡是有醫師,但可能會很難治療你的傷口」建御雷和黄云情不自禁地笑出聲,夜斗轉身盯着他們。黄云站起來走到建御雷所在的地方。

「建御雷大人,我來幫您吧,站着別動就行」黄云小心翼翼地幫建御雷穿上背心。

夜斗死盯着波山,他爬上離他最近的樹,然後從一棵樹上跳到另一棵樹上,他們所有人都驚呆了。

「他.....他其實是猴子吧......」建御雷用一種奇妙的聲音說道,然後所有人大笑起來。夜斗躍到波山身上。

「哇,他準備上了!」七站起來,興奮地注視着。

「不,那樣沒用的」建御雷搖搖頭。波山一移動夜斗就摔到了地面。

「伊邪納岐保佑!他真的可以嗎?」日和想要上前去。

「他可以的,不要低估他,那可是未知者」惠比壽用手擋住日和的去路。夜斗朝後退,他的膝蓋已經擦傷,嘴角也流出血液,全身都是污漬。一股綠色的火焰沖到了他的身側,他跳往空中。黄云想起了那次的建御雷。夜斗攥住妖怪的羽毛往上爬,御札緊緊握在的手里。

「哦天」日和突然驚呼。建御雷笑看着她。

「你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嗎?」他問道。夜斗緊緊抓住的羽毛突然變得鋒利并發射出去,讓夜斗鬆開了手落到空中,他的驚叫響起,七瞪大眼睛看着惠比壽,惠比壽示意她讓她繼續看。夜斗完美降落,完全沒有一絲猶豫地再次衝向波山,只是這次他沒能躲避綠火,七、日和、夜斗的尖叫一同響起,但建御雷卻捂住他的肚子瘋狂地笑着,黄云無奈地笑笑讓他安靜一點。建御雷笑起來很是好看,并不是嘲弄而是一種爽朗的笑,能讓人感覺到純粹的幸福。黄云突然覺得口乾舌燥。

「這火是冷的!」夜斗喊道。想起剛剛毫無意義的丟人慘叫,他憤怒地咆哮再次衝到波山身上。而黄云的眼睛再也無法離開建御雷了。

------o------

「嗯嗯,所以她有注意到波山的力量增強了。非常好,她的進步很不錯,實際上我也預料到她的進度比我想像的要快」小百合靠在椅背上,「也就是說她真的很像她祖母......那是否意味着我將要失去正臣?」她的臉上浮現出痛苦的表情。

「我們還不知道」黄云溫和的說。

「謝謝你,黄云。你的雷獸說了關于建御雷的事?」小百合認真地看着他。黄云凝視片刻, 緊張地垂下眼睛。

「……沒」堅定的回答。

漫長沉默過後……

「那行,沒什麼事的話你可以走了」小百合揮揮手,然後繼續保養揖夜神社給她的長刀。黄云退出房間,鬆了一口氣。他不知道小百合為什麼要這樣問他,但絕不會是什麼好事。他知道學院里的每個人都在警惕建御雷的背叛。黄云確信一旦事情變得古怪,建御雷就會被軟禁,或是更糟的直接死刑。

絕不允許……

黃云嗅到空氣中的似乎有什麼「好甜的香氣,是什麼呢……」他走到窗外,看到外面到處是櫻花盛開。‘學院變成粉色了!’突然一聲抱怨,他看向花園——第一次與建御雷邂逅的地方。建御雷坐在鋪滿花瓣的地上,被一群白色的小東西包圍。

行動比思考來得更快,黄云不停地跑一直到花園才停下。建御雷看了看黃云,兔子們全部圍在建御雷身上,有一只甚至落在了他頭頂。黄云不能抑制自己大笑了起來。

「什... 」黄云笑得喘不過氣「這是怎麼回事…?」

「就是那個樹小鬼給每個人的道歉啊,整個學院都被這些愚蠢的粉紅色櫻花還有該死的動物淹沒了。而且鬼知道因為什麼,這些兔子根本不想放過我!」建御雷炸了,黄云依舊笑得前仰後合。

「但是......但是它們挺適合您的」黄云止不住地笑,建御雷皺眉一把抓住了黄云的手臂把他往前扯,趁他一時起不來把一堆櫻花瓣扔到他身上,黃云被砸得昏昏沉沉的嘴裡還吃進了一些。「建御雷大人,住手!我呼吸不了了!建御雷大——」掙扎的瞬間花瓣突然觸電被燒成一片灰燼。「我的能力要——」黄云停了下來,建御雷就在他身上,捧着一堆花瓣,咧着嘴笑得又調皮又可愛。

噗通噗通。

啊……

噗通噗通…

‘…他们甚至會俘虜妖怪的心’梅雨的聲音響起。

‘有什麼正在接近……’雷獸說。

我愛上他了。

‘你的雷獸說了關于建御雷的事?’

雷電撕裂天空,擊中了建御雷。黄云發出一聲悲鳴坐起來蹣跚前進,當顫慄的指尖觸碰到黑髮男子時,他倒在了地上雙眼翻白。兔子們匆匆往四周逃走。

「建御雷大人!建御雷大人?」黄云聲音里帶着哭腔。

「發生了什麼?!」小百合穿過花園跑向他們。

「雷擊中了他!我不明白!明明它不可能傷害到他的!我不明白小百合桑,到底是怎麼了?」黄云抬頭看向監護人,傷痛蝕刻在他臉上。

「正臣,兆麻,帶建御雷去衛生區。黄云你跟我走」小百合抓住他的手臂把他拉起來。

正臣和兆麻從圍觀群眾里鉆出來將建御雷抬起。黄云瞪着他們。

「小百合桑,到底怎麼回事…小百合桑?」黄云眼睜睜看着建御雷被帶走。

她不再出聲,只是繼續拖着他。

评论
热度(3)

© Dia鱼 | Powered by LOFTER